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人物 | 程瑞:我是一个信奉市场经济的乐观主义者

人物 | 程瑞:我是一个信奉市场经济的乐观主义者

 

程 瑞

毕业于武汉大学保险与精算学系,从业十几年来,一直从事商业保险、普惠金融领域的市场实践与理论研究工作。现任平安普惠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平安普惠品牌管理部总经理,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看懂经济APP认证专家。

 

主要研究领域为商业保险、普惠金融、金融消费者保护及赋能。学术成果发表于《金融时报》、《普惠金融研究》、《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报》等刊物,联合主编《新视角、新战略——CPCP客户保护及赋能专辑2020》、《2020金融消费者保护白皮书》等报告,并参与编撰《中国普惠金融创新报告2020版》。

 

程瑞目前是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包容会成员。

 

 

市场的问题交给“看不见的手”来动态解决,商业可持续是小微信贷发展的关键。

在普惠金融学术领域,程瑞属于典型的“市场派”,近年来提出了不少“逆周期”但又发人深省的观点。

 

在日前刚刚结束的第7期包容会“普惠大视界”对话中,程瑞反复强调我国目前的小微信贷供需已经出现了显著的不均衡,这个问题不能仅依靠政策,必须通过市场调节来动态解决。

 

程瑞认为,“人人可贷”当然是好的,但不同的小微还需匹配不同的服务。金融机构因材“授信”,提供“千人千面”的服务,无疑有助于解决两大结构性问题。

 

程瑞认为,如果重视小微信贷的适当性问题,市场长期内能够动态地解决小微信贷领域的结构性不均衡。宏观政策层面,在解决小微信贷领域的结构性不均衡的过程中,政策端需要重点解决两个问题,一是为市场划定边界,二是保证市场的公平性。中观行业层面,有能力的大型银行与中小型银行要明确自身的定位,积极发挥自身拥有的优势,避开短板。微观机构层面,资金方与优质的风险解决方案提供方、科技解决方案提供方这三类机构合作是行之有效的方案,不同类型的银行、非银主体,优势互补,开放合作,为不同层次的小微提供差异化的金融服务,最大程度上覆盖小微企业的不同信贷需求。

 

背后的核心逻辑其实很简单:小微信贷的供给,不能仅依靠银行,更不能把压力都交给国有大行。政策可以解决短期问题,但不能彻底解决商业可持续性问题,市场的问题还是应当交给“看不见的手”来办。多层次的小微信贷供给体系是必要的。

 

头肩腰尾四档分层理论,来源于深入一线的市场实践。

能够跳出政策,同时深刻洞察市场供给和需求两侧,这得益于程瑞在普惠金融领域市场化的实践经历。

 

“我曾负责过平安普惠在宁波的业务开拓与风险管理工作整整两年,扎根市场,近距离观察小微经营和融资行为,这段经历弥足珍贵。”谈到这段经历,程瑞格外兴奋,并反复强调这是他的理论之源。“在民营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市场,我有幸窥见中国小微生态最活跃的片段,得以更理性地思考小微信贷行业的规律和未来。”

 

以理论界最难以研讨的“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问题为例,2020年8月,程瑞基于他的理性思考,提出了“头肩腰尾四档分层理论”。

 

第四档,主要由民间借贷覆盖的“尾部”小微。这类小微企业无法获得银行或正规非银机构的贷款服务,只能在民间借贷市场上融资,他们别无选择,尤其在必须补充资金以维系经营时,此时的贷款定价不是敏感因素,“可获得”才是首要考虑的重点。以宁波为例,中长期的民间无抵押借贷利率通常在两到三分月息,基本对应24-36%这档定价。而短期周转类、过桥类民间借贷,甚至会按日计息,年化高达100%以上也很常见,但此时,小微企业的借贷只是短期行为,短则数日,长则一两个月即可还清借款,短期的整体借贷成本相比生意周转带来的经营性总收益,依然是可以接受的。

 

第三档,主要由非银机构服务的“腰部”小微。这类小微群体这类小微善于计算,他们通常会在补充自身财务方案、周转应急两种场景下选择高定价的贷款服务。

 

补充自身财务方案,指的是小微企业拥有部分自筹的经营或周转资金,但不足以支持经营存续,存在一定资金缺口,此时他们通过向非银机构获取定价24-36%的补充性资金,借以撬动更大规模的经营性需求。相比整体经营投资而言,只是其中补充性资金的高成本,对于经营者来讲,真实的加权融资成本是被稀释的。若此时小微企业自筹零成本资金占比70%,以36%价格获得非银贷款额度占比30%,则其稀释后的融资成本约为12%,这样的成本可以被绝大部分行业的毛利完全覆盖。

 

周转应急类,在面对紧急的经营性资金短缺时,如果没有及时的贷款供给,小微企业的经营是无法存续的。此刻,小微企业会抓住一切融资机会,优先考虑“可获得性”和“及时性”,对价格的敏感性会显著降低。并且这类贷款通常是短期行为,小微企业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结清还款,即便是年化36%的贷款,若3个月予以结清,实际融资成本9%,相比经营存续的风险,这样的成本投入无疑是值得的。

 

第二档,由银行和非银机构共同服务的“肩部”小微。他们也会经常借高定价贷款,主要目的是补足融资额度、完善贷款方案。

 

这类小微企业可以在银行获得低定价的贷款产品,但由于其资质不是最好,银行授信相对不足额,仅靠银行贷款不足以保证企业经营与周转。因此他们必须依靠非银机构来补足额度。若某家小微企业通过银行获得定价为4%的抵押贷款80万,但整体周转需求必须达到100万,但此刻该企业主的住宅已经抵押,不再有其他抵押物,也很难从其他银行获得信用贷款,此时该企业如果选择通过非银机构获得定价为24%的信用贷款20万,从额度上看足以支持其经营周转,从贷款成本看加权后中和为8%,整体成本并不高。

 

第一档,基本由银行服务的“头部”小微。这类小微通常会享有额度相对充分的银行授信,因此正常情况下不会接触高定价的借款,除非少数特别紧急的情况下,会在考虑“及时性”的基础上,偶尔申请非银机构高定价的贷款服务,但通常也会快速结清,稀释成本。此时高定价贷款的角色类似“过桥”。

 

所以,无论资质高低,只要是小微企业群体,事实上都有借年化24%甚至36%的钱的可能性。但每一种场景下,相对的高定价都只是贷款形态的特征之一,而不是全部。高定价的贷款,同时也帮助不同档次小微企业解决了差异化的“痛点”。而这些都是市场长期形成的供需平衡。

 

这是一个很大胆的理论体系。“在提出这个理论,尤其是把24%甚至36%年化的价格放在台面上测算讨论时,我也顾虑了很久,担心引起政策制定者的过度关注。”程瑞坦言。“但市场是客观存在的,做理论研究,我们不应该逃避,更不能对问题视而不见。如果政策忽视了多层次的差异化,腰部尾部的小微信贷需求,谁来合法满足?”

 

坚持做贴近市场的研究洞察,坚信中国小微信贷的未来。

“我是一个信奉市场经济的乐观主义者,虽然客观困难不少,但我看好中国小微信贷的发展。”程瑞认为,中国有全球最广阔、最深厚的小微经济市场,活力足,潜力大;金融科技的蓬勃发展也必将为小微信贷插上腾飞的翅膀。

 

“建立以企业登记信息为核心的企业资讯体系、以个人征信系统及企业征信系统为核心的征信数据体系、以小微产销数据为核心的经营数据体系。”

 

“针对千行千面、市场层级复杂的小微群体,金融市场的顶层设计注重供给层次丰富化、供给主体多元化,以银行为主力军,以小贷公司、融担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保险公司、金融科技公司为有效补充。”

 

程瑞再次强调以上两个前提,只要能做到这两点,“我们的实践和研究就有动力,有价值。”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