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世行樊启淼:政府可以转换角色,从推动者到赋能者

世行樊启淼:政府可以转换角色,从推动者到赋能者

世行樊启淼:政府可以转换角色,从推动者到赋能者

 

世行樊启淼:政府可以转换角色,从推动者到赋能者

 

导语

2020年是《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在这一特殊历史节点,第六届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2020IFCFI)于11月18日至19日在京隆重召开。本届论坛围绕“扶微助弱,应变创新”的主题,深入探讨了“微弱经济体的韧性”、“公共政策的有效性”、“金融科技的创新与规范”以及“全球背景下的普惠金融”、“双循环下如何支持消费”等议题,并专门设置了关于“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和“普惠金融发展五年规划”的主题讨论会环节。

 

在大会的主题演讲环节,世界银行战略和业务局局长樊启淼做重要发言,内容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非常感谢能够给我这个机会在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发言。

 

我认为今天的议题是特别重要的,尤其是新冠疫情已经冲击到了全球很多人的生活甚至生计,非常多的经济体同时进入了衰退,这在人类长久以来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而且疫情也削弱了人力资本,可能会对未来的生产力的提升和经济的增长带来长久影响。我想对所有人来说,在这场危机中,哪些路径能够带我们最快走出危机,有什么样的工具能够加速复苏,能够帮助建立更加有韧性、可持续的经济体系,这需要我们很认真地探索。

 

数字化的金融服务肯定是答案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因为它们有极大的潜力推动普惠金融,而普惠金融能够为经济增长和减贫带来动力。在我今天的发言里,我将为大家重点讲三件事情。

 

第一,在疫情的背景下,数字化的金融服务的发展前景;

第二,数字化金融服务的使用会带来效率的提升但也需防范风险;

第三,国家应该如何广泛地以更智慧和可持续的方式利用数字化金融服务。

 

很多国家都认识到了数字化金融服务具有带来变革的潜力,这在疫情前就认识到了。事实上中国在这方面是一个领袖,中国拥有非常先进的数字化支付行业,而且有非常高的数字化支付比例。比如在2017年,大概60%的中国账户拥有者都在使用互联网进行支付,这一比例比2014年翻一番。中国同时建立起了非常稳健和先进的数字化基础设施,并有相应的监管结构去鼓励市场创新,这些也使得数字化金融服务应用于更广泛的领域中,包括私人保险、财富管理、理财等方面。今天可以说中国已经成为数字化信用方面最大的市场,2019年已经达到了5160亿美元的规模,15亿人从数字化的金融服务中获益。

 

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速了数字化金融服务的使用。人们更多地使用电子商务平台来进行交易,利用无接触式的方式在网上完成支付,全世界都是如此。

 

在全球范围内,数字化技术使得银行服务的数量和效率都进一步地提高了,比如在2019年12月份到2020年3月份,在中国,数字化银行金融服务增加了10%,德国增加15%,在韩国以及在日本也都有大幅度增长;同时,中小微企业在电子商务平台中的参与率在疫情中也增长了,这是根据世行研究得到的结果。在中国,2020年第一季度,小型企业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来发展业务,尤其是在贫困的农村地区,参与率比全国的平均水平要高得多。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疫情也促使中小型企业更多进行平台上的业务,比如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现在也有一些新的平台来帮助农民以及商贩完成交易。还有韩国的相关业务在疫情中也有大幅度增长,特别是在服务女性商贩用户方面尤为突出。

 

因此,可以看到数字化的金融服务在应对疫情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能够在交易中实行无接触的交易,也帮助政府更加快速地进行响应,给公司提供流动性,使公司更好地应对风险。中国也是如此,2020年,已经在28个省,130多个城市推出了900亿电子消费券的相应支持。有中国财政科技研究所进行了研究,显示在广东佛山市的数字化券每1元能带来实际支出7.66元,实际给企业带来了相应的收入。

 

数字化金融服务的使用也带来了一些风险,我们需要谨慎管理和对待。

 

1、数字化支付的使用纵然便捷,但也有可能会使得贫困人群,特别是贫困人群中的老年人没有办法享受到金融服务,因为他们缺乏数字化素养。

 

2、大型数字平台在市场上集中度很高甚至进一步上升,也要警惕垄断对市场的伤害,比如在中国绝大多数是通过二维码支付,单一的方式可能也有安全隐患。

 

3、有可能我们有多种不同的支付解决方案,但它们相互之间的互操作性和兼容性是不够的。

 

4、网络安全问题以及欺诈的问题等等,在疫情之下,人们和企业有可能会面临更大的金融压力,这样他们有可能受到更多的欺诈影响,对于数字化金融服务比较陌生的人,比如在农村地区,他们有可能会被那些不良分子所利用。

 

因此,政策制定者也应该要非常谨慎地管理风险,我想这方面,我们可以从几个角度来做:

 

第一,我们要保护消费者,建立消费者的保护机制,尤其要针对数字化金融服务的一些独特特点来设计保护措施,也要确保这些消费者能够便捷地发出投诉,把他们的问题反馈给监管者。

 

第二,要建立健康的环境、法律和监管框架,以及支持的体系。比如建立电子的客户身份验证体系,集中的中央注册登记的系统,建立相应的政策来鼓励竞争,加强数据的隐私保护,同时进一步推动金融的素养提升,鼓励相互兼容的数字化支付体系,以及安全身份识别体系。

 

对于中国来说,未来在这个领域取得更大的进展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应该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些消费者的需求和他们的行为,尤其是农村和贫困的人群,脆弱的人群,包括中小微企业,他们受到了疫情的极大冲击。

 

第二,要转变政府的角色,从推动者变成赋能者,建立信用、征信体系等。

 

第三,要建立一个清晰的法律和监管框架,这个框架要能够与市场相匹配,来进一步推动创新,同时推动普惠金融发展,并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中国的成就已经证明了数百万人,尤其是脆弱的人群是可以很快地从数字化的金融服务中获益,中国的经验以及全球其他地方的经验也说明风险是可以得到管理的,只要政策制定者能够有警惕心,而且是敏捷的,有灵活性的,使得这方面的工作真正奏效。谢谢!

 

THE END

世行樊启淼:政府可以转换角色,从推动者到赋能者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