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陈志武:小额贷款服务不充分,最后牺牲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陈志武:小额贷款服务不充分,最后牺牲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导语

2020年是《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在这一特殊历史节点,第六届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2020IFCFI)于11月18日至19日在京隆重召开。本届论坛围绕“扶微助弱,应变创新”的主题,深入探讨了“微弱经济体的韧性”、“公共政策的有效性”、“金融科技的创新与规范”以及“全球背景下的普惠金融”、“双循环下如何支持消费”等议题,并专门设置了关于“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和“普惠金融发展五年规划”的主题讨论会环节。

在大会的主题演讲环节,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金融学讲席教授、冯氏讲席教授(经济学),CAFI学术顾问陈志武做重要发言,内容如下:

特别感谢贝院长,特别感谢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组织的2020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今天我通过视频和大家做个简单的交流,谈一些如何更正确、更好地理解消费金融、普惠金融。

首先我想表达的是,金融的问题还是不要请财政来帮忙。举例来说,大家想一想,假设有某些年轻人不自量力地借钱乱花,出现了还不上的情况,出了问题,就由国家财政、地方财政来帮忙,那么今后如何能让年轻人量力而行?他们在借钱乱花的时候只会更不假思索。

另外,一旦有问题就需要财政来帮忙,这无形中也就要求监管部门和政策制定部门必须要对消费金融做更多、更细的监管,因为道理蛮简单。既然出了问题就要找我们来帮忙,那对不起,你们平时做业务的时候,我必须要管得很死,否则你们出了问题又要我来帮你来收拾。因此为了尊重市场的自由选择,我们很多从业者千万不要一有问题就想到要财政来帮忙。

我今天简单地讲三个要点:

第一,我想再强调一下对金融的理解,因为过去几十年,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直到现在,特别是到前几年,每一个人,从领导到专家,到经济学者,一谈到金融的时候,都是把金融狭义地理解为生产性金融,而不包括消费性金融,所以,我希望通过不断地强调,使人们改变这个观念。因为我们今天发展了消费金融以后,回过头来看,发现原来金融不只是为了生产,不只是为了建设才有用,实际对改变和改善我们的生活,金融同样是重要的。当然,由于以前多年片面地理解,带来的负面后果也是非常多的。比如说这些年金融方方面面的发展,都是带有排他性地集中在生产和建设领域,完全忽视掉消费金融、保险金融、理财金融等等这些和老百姓生活有关的金融行业的发展,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发展之所以很重要,不只是生产、制造更多的东西,建更多的基础设施。同样重要的是,发展是为了我们的生活更安定,社会更加和谐,让我们不需要去担心未来的生老病死和其他的不确定性,也不用担心社会是不是会不稳定。为了使社会更加和谐,生活更加安定,不用太多地担心未来,我们必须把消费金融、保险金融,以及和生活有关的金融也同样地重视,去发展。

有一个我没办法忘记的例子,就是几年前,某省有一个保险公司的总经理对我说,一般省、市领导出国或者在国内其他地方考察的时候,都喜欢带上银行的行长或银行董事长,一般不选保险公司,或消费金融公司的领导随行。原因是蛮简单的,因为银行可以为地方建设,为生产,为基础设施提供大量的资金,而保险公司是没办法提供,拿不来几十亿、十几亿资金贷款支持。

我这里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从金融长期的演变历史来看,在最早的时候,我说的最早是3000年以前,4000年以前,人类最早出现金融的时候,实际金融更侧重的是消费金融,围绕和生活有关的金融,而更好关注到生产性或商业金融,举例,在3800年以前的《汉谟拉比法典》,这是最早的人类社会推出的一部法典,当时就对于谷物的借贷,粮食借贷设置了33.33%的利率上限,货币借贷,白银借贷设置的利率上限是20%。在中国从汉代开始,就为民间借贷利率设置一些上限。我们可能会问这个问题,为什么3800年以前的中东人、古巴比伦那些古人,以及中国汉代、唐代、宋代的那些人,为什么他们那么关注借贷利率的问题,为什么他们想要去设置利率上限?

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为了生产性的借贷利率,不要太高,所以才设置利率上限,而完全是基于帮助老百姓,让消费信贷、消费借贷利率不要太高。因为最早人类几千年以前出现借贷金融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因为老百姓遇到一些突发的事件,比如受到灾害的冲击,或者家里面有人生病了,或者房子倒塌了,出现了意外事件时,使得一家人没有办法有饭吃,没有办法活下去,所以他们才要向别人借钱,也就是为了消费才去借钱的。因为当初很多时候是为了消费而去借钱花的,所以,是在应急,为了应急才花在消费借贷,这时候放贷一方收的利息太高的话,这从道义上来说就说不过去的。这个背景之下,正是因为早期的金融更多的是跟消费金融、老百姓金融、生活金融挂钩的。所以,才出现了早期利率的上限。但从十八世纪工业革命之后,先是在欧洲,然后慢慢地在中国,也慢慢地把金融发展重心从原来注重消费金融,比较快地转移到更多地注重生产性金融、企业融资、建设融资这些上面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过去几十年国内的金融有一些走偏,过多地偏重生产性金融,建设金融,而轻视甚至完全忽视到消费金融,从历史发展背景来说有它一定的道理,有它一定的原因,但几年前开始,我们做了调整,使得今天的消费金融、普惠金融终于有了空间去发展。

过去几年,消费金融、普惠金融已经有了一些可喜的发展,但有时候也带来一些挑战,就像刚才说到的,有一些人借了钱以后,没办法还,特别是很多人说年轻人不自量力,过多地超前消费,甚至不顾未来收入前景的实际情况。尤其是很多报道说到,一些大学生,特别是女大学生借钱,无力还贷,放贷机构做了一些坏德的安排,被媒体报道以后,让政府官员,社会上很多做父母的,很多知识分子都犯了一个认知上的错误,把少数那些个案的,用以点带面的方式理解为消费信贷的全部。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又有很多的领导官员和社会人士呼吁,要求狠狠地限制甚至于重新再禁止消费金融、小额贷款金融。

所以,我在这里再次强调,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在发展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挑战,总会出现这样那样一些问题。在这时候,我们尤其需要抑制因噎废食的冲动,因为不管是现在还是古代社会,人类经常会面对青黄不接这样那样的挑战,时常发生一些意外事件,让自己或家里人出现短期内没有钱花,所以产生了一些过桥贷款,需要雪中送炭的小额贷款的需求。我们千万不要做一棍子打死的事情。我们要知道,即使我们把所有的小额贷款公司都关掉,消费信贷都关掉,老百姓的实际需求不会因为我们把那些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都关掉就消失了,或者那些需求都得到了满足,因为停止小额贷款服务,最后牺牲的是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会出现不稳定的方方面面的事件。

谢谢贝院长!谢谢大家!

THE END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