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贝多广:普惠金融五年发展的初步观察

贝多广:普惠金融五年发展的初步观察

贝多广:普惠金融五年发展的初步观察

 

贝多广:普惠金融五年发展的初步观察

 

导语

近日,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院长贝多广应邀出席由上海财经大学小企业融资研究中心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联合举办的主题为“建设数字普惠金融生态圈”的“2020年小企业金融论坛”。

 

在会议上,贝多广院长围绕主题做主旨发言,从成就、问题以及发展方向等方面分享了他对于普惠金融五年发展历程的观察与思索。

 

本文根据发言记录整理。

 

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 2020年小企业金融论坛”。这次的论坛主题是“建设数字普惠金融的生态圈”,我觉得这个题目是非常好的。因为2020年是我国《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收官之年。

 

在过去的五年中,普惠金融事业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中国的大中小银行都被充分调动起来投身普惠金融,这在全世界是绝无仅有的。非常著名的孟加拉的格莱珉银行,被视为普惠金融的发源地,它的创始人尤努斯教授主张用重新开设的银行专注于做普惠金融,也就是说他认为老的银行是没有这个基因的。那么其他的国家呢?也有一些银行在转型,但是像在全国范围内无论大小银行都积极地投身于普惠金融事业的,据我所知只有中国。所以中国在某种程度上通过这种模式,使得推进普惠金融目标的速度非常快,其广度、深度都是别人所不可比拟的。在5年当中迅速把全国的银行机构调动起来推进普惠金融,这应该说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也是优势。

 

第二点,同样具有中国特色的就是金融科技公司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主要去覆盖传统机构所不能覆盖的“长尾客户”。但是到了今天,一些金融科技公司、科技平台已经成为普惠金融的重要杠杆。从支付的角度,金融科技早已非常普及了,甚至在乡村也是如此。而数字信贷也是方兴未艾,势头很猛。所以金融科技在整个普惠金融的进程当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第三,在全中国的乡村,每一个行政村都建立了普惠金融的服务站和服务点。很多别的国家也试图做这方面的规划,他们叫cash in 和 cash out,但是他们业务单纯的服务点做不到像中国那么有效。当然这也是中国体制上的一个优势,虽然政策动员也花了不少的代价,但是还是建立起了一个全国性的体系去大力解决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问题,应该说这也是一个标志性的成绩。

 

第四点,政府广泛的动员宣传使得普惠金融的理念家喻户晓。至少从事金融行业的人,人人都知道普惠金融的重要性。这对于未来进一步高质量地去推进普惠金融事业打下了非常好的群众基础,也是舆论基础。所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说,在过去五年当中我们的普惠金融事业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很多方面甚至超出了我们的预料。

 

当然,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成绩背后也有一些问题和隐忧,我归纳了以下几条:

 

第一,对于市场价格、资金价格以及利率的政治性干预还比较突出。很多决策者认为要解决“融资贵”的问题,就是要把利率降得越低越好。但是事实上,对于市场经济来说,价格是调节供需的一个重要杠杆。如果价格扭曲的话,反而会事与愿违,往往导致供应受到影响,达不到决策者所期望的目标。特别在一些乡村地区,甚至出现免息或低息贷款,这些贷款近几年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在这方面是得到了一些教训的。

 

第二,金融机构的盲目竞争,或者说是在一定的压力下形成的同质性的竞争。有一些机构原来做小微、普惠方面的金融业务做得比较少,但是财大气粗,用压低利率的方法去抢别人的客户,或者是我们所称的“垒大户”。在短期内可以使指标增长地比较快,但实际上不一定是增量,可能是从别人手上抢过来的原有的存量,或者只是耍了一个统计上的技巧,满足政治上的需要。但这就会对市场的正常竞争和格局秩序都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过度地促使金融机构去做普惠金融也会造成部分小微企业的过度负债,导致信用记录反而受损,或者是资金不能很好地被利用,隐含的金融风险也会进一步提高。

 

第三,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我们比较多地强调推进普惠金融发展,但硬币都有两面,普惠金融一方面要发展,另一方面也需要做好客户保护,做好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保护,特别是普惠金融的客户大部分能力相对薄弱。比如我们在发展互联网金融的时候,也产生了一些金融风险比较大的恶性事件。究其原因还是在起点上对客户的信息、资金、信用记录等方面的保护的关注力度不够。客户保护缺失这个问题追根究底也是由一些制度性因素造成的。比如现在我们的金融行业有若干个监管部门,有若干个叫金融消费者保护或者叫投资者保护,以及其他方面保护的监管部门。这些部门分兵把守,也都在尽职尽责。但对于现在非常动态的、活跃的金融市场,特别是对于消费者来说,实际上是很容易造成困惑的。大部分消费者对于证券产品、理财产品、保险产品、信用产品是分不清的,更理不清它们归属于哪个机构监管。最近大家都在关注今后怎么进一步提高普惠金融的质量,“十四五”规划中也有跟普惠金融相关的部分,对大家来说,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去总结和回顾过去,同时展望未来。

 

今天这个论坛的主题“怎么建设普惠金融的生态圈?”我觉得是点到了关键点。未来5年就是要从生态圈、生态体系这个角度去建设和推进我们的普惠金融,这是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在这方面我也有一些想法,首先,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在认识上一定要突破“普惠金融就是小额信贷,普惠金融就是解决融资难”等非常狭隘的观念。在我来看,普惠金融就是金融,就是要把金融做得更包容,它需要包含金融的方方面面。银行的储蓄、信贷当然是主要方面,但是保险、信托、证券、理财,所有金融服务都需要提升包容性。普惠金融应该是一个完整的金融体系,需要金融的各方面都去提升包容性。

 

第二,各类金融机构或者同类金融机构,比如大中小银行,他们应该各司其职,发挥各自不同的功能,分为“2B”或者“2C”,分为批发、零售,以及做平台的,不要同质化,不要恶性竞争,各类机构应形成互补的、差异化的体系。同时,这个体系又是能够覆盖各种人群和企业的,这是我们要去追求的一个方向,而不是非常单一的,只关注解决“融资难”这样一个比较狭窄的方向。

 

普惠金融体系当中包括的内容非常多,甚至还包括资本市场。如果没有资本市场参与的话,普惠金融还只是浅层次的,甚至是小打小闹。体系当中大量的小额资产,包括信贷、保险,都是要通过证券化的方式跟资本市场和社会的投资者接轨;另外也要有二级交易市场,能够让这些在普惠金融当中形成的资产进入流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系统,这是非常重要的。以保险为例,我们前一段在农村做调研,中国的粮食、蔬菜生产因为受气候的影响,不确定性非常大。如何让农业保险覆盖这些粮农、菜农基本的经济利益,使得生产能够持续稳定发展,这是需要关注的。另一个例子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农村的养老问题。农村60岁以上的农民据说有一亿多人,他们的养老问题怎么解决?养儿防老目前好像比较难,完全靠政府也不现实。怎么通过金融的方式,从基本的理财做起,未雨绸缪地考虑养老的问题。这些都是在普惠金融大的生态圈中必须去关注的一些重大问题。

 

第三,金融能力的建设在今后的五年规划以及推进普惠金融的进程中都应是非常核心的问题,需要高度重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应该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上,至少是跟解决融资难是同等重要的地位。就是说在解决融资难的同时,就要注意客户保护,就要关注他们金融能力建设。比如很多小微企业主抱怨说从银行很难贷款,但是众所周知小微企业的生命周期较短,风险程度偏高,作为以吸储为主要资金来源的商业银行,去承担小微企业的高风险和不确定性,会给银行本身甚至银行系统带来很大的风险。小微企业的融资主要是靠什么呢?实际上除了他们传统思维中的去找亲戚朋友、熟人借钱,更多的是要靠社会的资本,包括种子基金、天使投资、创业资本、风险投资等去获取资金。

 

当然国家如果认识到这些投资也是普惠金融的一个重要方面的话,那就应该有相应的政策去支持和鼓励,就像今天我们鼓励银行去做普惠金融贷款一样。实际上我们一直努力构建的生态圈应该是多元的,面对不同群体,不同类型的企业,融资方式是多元的。这个背后是金融能力的问题。当然我们也看到提供金融服务的机构也有能力建设的问题。在我来看,因为在中国参与普惠金融的机构太多,对于这些机构来说,自身能力的建设也是至关紧要。如果这些机构自身对什么叫普惠金融,怎么做普惠金融都稀里糊涂的话,那他怎么去为客户服务?除此以外,我们的监管部门、地方政府也有很多金融监管人员都需要在自身能力方面有重大的提升。更何况我们现在是数字化时代,所有人都有重新学习,提高能力的要求。

 

总的来说,未来中国的普惠金融事业还会有很大的发展。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THE END

贝多广:普惠金融五年发展的初步观察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