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刘晓春:大循环中的民企融资问题(二)

刘晓春:大循环中的民企融资问题(二)

 

 

导语

9月27日,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原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做客包容会第五期“普惠大讲堂”,以“大循环中的民企融资问题”为题做主题讲座。

在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讲座中,刘晓春院长从最近备受关注的经济“大循环”、“双循环”等热点话题切入,结合自己多年的银行工作经验深入分析了民营企业长期以来被认为的“融资难”及“融资贵”的真正原因和其中所包含的部分误解,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建议。

根据讲座的速记,我们将内容整理如下,现将第二部分呈现出来供参考:

 

关于资产负债管理的问题

很多企业家重视利润、产品质量、技术,这都是对的,但缺乏对资产负债管理的重视。当一个企业做大以后,资产管理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在90年代,我跟几家企业的老板、财务讲:“你要搞清楚,一年产值是2000万时和一年产值是2亿时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只讲财务管理的话,资金的周转速度快一次和慢一次,对你的利润绝对额的影响是很大的,当产值为2000万时,如果一年周转四次,贷款肯定是500万以下;慢一下,贷款可能700万;做到2亿时,贷款就是5000万了,快一快,慢一慢,利润可能就是几百万。所以,管理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不能说原来的利润是10%,我规模扩大1倍,利润就可以增长1倍,也是10%,我说不一样,可能企业的利润率就下来了。

现在对企业来讲,资产负债管理为什么更加重要呢?因为融资渠道多了,意味着负债来源不一样了;同时许多企业集团化、多元化经营,资产端也不一样了,这就不仅仅是期限是否错配的问题,还有各种负债品种和资产品种之间是不是匹配,资产内部相互之间的比例是不是匹配,负债内部之间比例是不是匹配等一系列问题。

我举最简单的例子,负债里的债券和贷款,这两个东西都是债务,好像是一样的,都是欠债。但这两个债的运行规律是不一样的,我们先把期限都撇开,都是一样的期限,比如都是三年的,好像是一样的,实际不一样。

1、银行贷款、企业借款人和贷款人银行是直接接触的,互相是可以长期交往的。

2、贷款是不流通的。虽然信贷资产也可以证券化,但作为最终的贷款人还是这家银行,所以债有主,这是很明确的。如果说企业这笔贷款到期了有点困难,企业方面可以申请展期,甚至要求临时增加贷款,银行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想办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3、债券是流通的。等到你有困难的时候不知道持有人是谁,你要发公告。所以,一旦不能还款,就在整个市场面前发生违约了。为什么这两年好多民营企业特别感到融资难?因为债券承兑不了,他在整个市场上的负面新闻一出来以后,银行都不敢给他贷款。这就是债券和银行贷款虽然都是企业负债,但实际运行规律是不一样的。

还有这两年比较多的,在影子银行里,像“名股实债”这类业务,实际都是债务,但企业把它当做股权来管理,那一定是要出事情的。资产负债管理是我们现代民营企业家需要补的一门课。

 

为什么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小微企业总是说资金紧张、流动性紧张?

第一,是因为应收款。

我们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有大量的应收款,应收款的形成包括民营企业、国有企业、政府以及医院等机构对他们的拖欠。还有一些大企业自己成立了小贷公司、财务公司、保理公司,因此故意拖欠上游的中小企业的应收款,而且应收款还不给确权,导致这些中小企业没有办法到银行抵押融资、质押融资,怎么办?大企业的财务公司、保理公司、小贷公司给他融资。所以,一方面大企业挤压了小企业的流动性,另一方面还要再赚融资的钱,这个现象也是非常严重的。

 

第二,我们民营企业喜欢钻政策的空子。

这本身就是不诚实的行为,为了融到资金,很多企业投资项目的时候是先决定投资,再去考虑怎么融资的。所以,这段时间有些民营企业家跟省长拍胸脯,我200亿投个芯片项目,300亿给你投个新能源汽车。实际上他一分钱都没有,项目的技术在哪里也不一定有,但他就敢先答应下来,然后跟政府部门商讨,要地、要优惠、补贴,然后再到处去找融资。

所以,造假在整个股票市场、融资市场上都有。也正因如此,整个市场对民营企业的信任危机造成了再贷款当中各种手续比较烦琐,抵押担保要求比较高。

 

第三,公共政策和环境因素。

1、我们的宏观调控政策一般会直接调控到微观企业。我们历史上经常碰到类似问题,比如小棉纱,小水电、小煤窑、小钢铁,包括汽车行业已经整顿过好几次了,所有出台的整顿对象往往是乡镇企业和民营企业。这些乡镇企业、民营企业不是市场运行中倒台的,而是宏观政策直接就把它“杀”掉了。比如小棉纺多少纱锭以下的必须关,小水泥多少吨以下必须关,那就关了。看起来是有宏观的东西,中央定的政策,几条杠杆,实际最后是直接到企业那儿去了。这就造成了民营企业在经营当中会遇到这种政策性的波动。甚至有的时候不仅仅是取缔,而是打击,这时银行的贷款就变成犯错误了,要处理,我们都是有过切身教训的。

 

2、监管政策。

(1)从金融角度来讲,监管政策和法律,在执行当中也变成宏观调控的手段。所以我强烈建议,法律、监管政策应该要有基本的稳定性,虽然法律和监管政策会随着经济的变化进行调整,但这个调整和宏观经济政策本身的变化、起伏不应该是同步的。

(2)执行法律应该是严格的,不应该随着宏观经济波动而波动。好比说现在经济下行了,有人提出来,是不是风险的容忍度可以提高一点。如果经济形势变了,过热了,本来容忍的风险可能就面临被处理的局面。这不应该,监管政策就是监管政策,监管政策不应该是宏观调控的手段,法律也是这样。

现在因为大政策要支持民营企业,所以执法部门又说凡是涉及民营企业的案子可受理可不受理的就不受理,可立案可不立案的就不立案。那就不对了,那么法律还有什么意义呢?这是我们整个宏观环境里非常重要的方面。我们在国家治理当中要改变这个做法,不能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来调整执法、执规,执行政策的尺度,这是不应该的。

这段时间,因为疫情,要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我看不少地方政府又出现了我们在80年代、90年代初所遇到的问题,政府拉条子,拉企业名单给银行,要求给这些企业贷款。像这些职能,我觉得是要改变的,如果不改变这些东西,民营企业的行为也不会改变。

 

3、突发危机的影响。

2005年汇改以后,很多出口企业突然之间对汇率的变化应付不了,2008年以后的金融海啸,今年新冠病毒对企业的影响,当然会影响到企业的资金周转,也影响到银行对他们的贷款,尤其民营企业的影响会比较大。好在这次中央政府特别重视,银行也是积极地配合。所以,今年以来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贷款数量都是非常大的。

建 议

(一)今后,我们要考虑三个原则。

原则很简单,大家都清楚:

第一,竞争中性原则。但竞争中性原则不仅仅只提给银行,而是整个社会的。当初易纲行长提出竞争中性原则,我认为应该是对整个社会来讲的,包括政府、法律、银行。

第二,市场原则。

第三,法治原则。

遵循这三个原则才能真正解决所谓民营企业融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要求银行一定要对民营企业贷款。

 

(二)社会诚信。

对不诚信信息披露等这类行为不能仅仅在股票市场零容忍,应该是在整个市场,都建立这个规矩。我们也看了,实际美国、欧洲、香港、新加坡、日本在对诚信要求是全方位的。

 

(三)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

我们讲“大循环”、“双循环”,关键是要建立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我们的企业要能去国际市场上去竞争。这个竞争力包括企业要赢得市场的信任,进而才能融到资。

 

(四)要激发金融机构的活力。

这当中大家也提出了很多措施,包括责任追究的问题。我去香港调研财务公司,他们都是做小贷生意的,向我们介绍说,他们的小贷公司,包括给个人贷款,如果客户经理出现不良资产,只要不是道德风险,只要不是这个客户经理经过多次证明他的能力不行,一般不会去处分他。我说为什么?他说蛮简单的:1.因为绩效挂钩里,他已经受到惩罚了;2.信贷风险管理工作是经验积累的过程,出过风险的信贷经理一定是比没有出过风险的信贷经理经验丰富。所以,我怎么能够把他开除出去,让他到其他公司去,那我不是亏了,帮人家培养人了吗?但我们现在是不允许犯错误,只要犯错误就会严肃处理,这有很大的问题。对客户经理来说,当然不愿意做所谓的民营企业,我个人的风险太大了,职业风险太大了,这方面可能银行、监管都要做一些政策的调整,来理顺这些关系。

 

(五)金融创新。

我特别想强调的是,金融创新的关键点是能够帮助企业更好地管理资产负债表,加速企业的资金流通速度,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在这个基础上提供融资便利。

THE END

包容会往期内容

包 容 会 讲 座

<< 滑动查看普惠大讲堂往期内容 >>

 

 

 

 

 

<< 滑动查看普惠大视界往期内容 >>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