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用阅读友好的方式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用阅读友好的方式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导语

近期,中金公司发布解读关于中央提出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以下简称“报告”),并在公众号中推送介绍文章。点此查看

丰富而扎实的内容既让人收获颇丰,也让时间琐碎的读者有些望而生畏。于是我们本着好报告不容错过的想法,将报告及同名介绍文章再做通俗化改写。希望能让您见微知著,引发您阅读报告原文的浓厚兴趣。

1、理论基础经济循环与两大思想流派

理想的报告都离不开理论基础的回溯,关于经济循环,学术界也是有很多个学派分支。

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首先,经济活动分为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4个环节,其中生产和消费是经济活动中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围绕这两个环节,出现了两大学派:

第一大学派

宏观经济学:“量的循环”

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核心概念:GDP(投资、消费、净出口)

内循环:国内投资和消费

外循环:净出口

第二大学派

微观经济学:“质的循环”

不担心供需总量之间的循环不畅,而是看重市场竞争引导资源在供给的不同环节有效配置。

内循环:打破垄断,促进竞争

外循环:提升整体的生产效率。

虽然这两大思想流派对立,但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却很难完全割裂,总是互相影响。

2、量的循环扩大消费与“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先认识一下卡莱斯基

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犹太血统的波兰经济学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动态理论、社会主义经济增长理论和发展经济学这三个领域的最早开拓者之一。

他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曾从“量”的角度提出经济的四种增长模式:出口拉动、扩大财政支出、政策支持投资以及增加穷人收入以驱动消费。

 

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前三种增长模式在国内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报告认为,中国应向实际工资上涨、拉动消费方向寻求更大空间。

 

从卡莱斯基再回到当下,疫情使得宏观政策传导带来挑战,损失也不可预测和量化,因此短期来看,平滑跨期消费、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可以降低不确定性。比如,家庭购车时,政府可以承诺,如果疫情形势严峻,病毒感染人数一直处于高位的话,借贷者可以暂停还本付息,这样可以很好地刺激当下的消费。

如果是中周期平衡,那就是金融周期的视角。比如近期的财政和货币等宏观政策,引导社会资源支持实体经济,避免单纯的短期需求刺激。

报告指出,在传统的逆周期调节之外,更重要的是着眼于长期的结构性改革,有4方面的措施尤为重要:

1. 限制垄断、鼓励竞争;

2. 在二次分配中进一步加大对中低收入者的转移支付;

3. 通过增值税改革降低中低收入者的流转税税负;

4. 推进开征房产税。

3、质的循环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与“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从“质”的角度看,出口不只是扩张总需求,而需要更深度地参与国际产业链的分工协作。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不只像中小经济体那样单向依赖全球产业链,世界也高度依赖于中国的制造业产能。但新冠疫情使得各国本土化产能裕度不足的问题暴露,纷纷增加对内循环的重视,全球产业链面临缩短或重组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强调内循环是合理的,但从“质”的循环来看,应坚持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因此不能把内循环简单理解为只依靠内需、经济封闭运行,进而丧失一个提升循环质量的重要机会。

4、如何提升经济循环质量?依靠数字经济使得双循环相互促进

疫情对社会生活的影响使得数字经济的应用场景得到了扩展,以无接触式经济为代表经济形势可能在疫后也会继续对接触式经济形成替代,这是全世界都面临的趋势。通过扩大消费和促进消费升级来扩大内需,与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可以做到并行不悖。

 

从量的角度,数字经济改善了劳动者的收入,有利于扩大消费;从质的角度,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平台经济的发展使得技术日益渗透到经济生活的各方面,有利于效率的提升和消费升级。同时,数字经济还使得服务业可贸易化,甚至有望成为提升生产率的新动力。

 

未来,中国要进一步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重视直接融资,以支持补齐硬技术的短板,有利于同时提高经济循环的质与量。

THE END

聊聊双循环:解读中金报告《内外循环,也是量与质的循环》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