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IFCFI报道 | 建设银行张为忠:金融科技让我们得以实现服务下沉

IFCFI报道 | 建设银行张为忠:金融科技让我们得以实现服务下沉

来源:新浪财经

导语

2019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已于10月10日至12日成功举办。为期三天的大会内容丰富,嘉宾云集,不仅围绕多个普惠金融领域内的热点话题展开热烈讨论,还有多位非常重要的专家、学者和监管部门的领导和机构代表在会上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讲,使得一年一度的国际论坛成为行业内颇具影响力的交流平台。

10月11日,建设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张为忠出席“专题讨论会一:谁是普惠金融的主力军”并发表讲话。

谈及国有大行为什么要进军普惠金融市场,张为忠表示,除了政策红利,服务下沉已经成为重要趋势。原来大行没有去做长尾客户的能力,但在金融科技赋能以后,能够穿透市场,实现服务下沉。

张为忠认为,大行整体的风控优势也是比较突出的。大行传统经营多年,对各类客户有着比较充分的把握,加上线上业务以后,又可以通过新的风控模型和数据参数进行把握,所以线上、线下的结合下,大行的整体风控能力是在提高和加强的。

建设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张为忠

(以下为现场发言实录:)

来之前我看到这个主题,告诫自己一定要低调一点,内敛一点。大银行现在在普惠市场上是被大伙讨论比较多的,说大银行进场,中小怎么办?大家谈完了,我觉得比较放心,就是一个很融洽的生态里谈一个很尖锐的主题。实际上我觉得对普惠金融的认识,一个对定义范围认清,更重要是对市场要认清楚,这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清楚市场实际上就是清楚了各自应该扮演的角色。

我们了解,到今年5月末,这是一个公开的数据,普惠单户融资一千万以下的,整个全国放贷余额是10.25万亿,我不知道最近的增长,起码这几大银行增长非常快。有贷户到的5月末是1920多万,中国的实体主要有多少?我们抛开农户,农户大概2亿多,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加在一起1.1亿个,现在有贷的不到20%,而真正的市场的需求,我们评估有贷需求应该在50%到60%,所以从需求侧来说应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空间容量,是一片未来非常期待的蓝海。另外,从供给侧来说,各家银行进场,咱们不说谁是主力的问题,我觉得越多越好,越有力度越好,这样在供给侧、需求侧的对接上就越来越充分,大伙探讨的空间、创新的空间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有经验,越来越成熟。

作为大行为什么要进入这个市场?很多人一讲起来,说大行现在是中央要求了,国家有政策了,要求加上政策红利,确实有政策红利,定向交流的政策释放比较充分。实际上我们如果认真去研究市场,除了我刚才说的市场之外,看我们大行现在经营现状,大伙应该懂的,现在服务下沉,服务向下游转移已经是重要的趋势。像我们原来,像建行是比较典型的,做基础设施建设、重大项目、房地产,是建行的专长。但是,做来做去会发现,一是大客户资金实际上是比较富裕的,富裕怎么办呢?他用你这个资金再往外走,套利行为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了。第二,从银行这一端来说,我们的利润空间和大的机构、大的客户、大的项目的利润空间实际上是非常窄的。原来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去做长尾的大中的客户。刚才各位说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金融科技。金融科技赋能以后,刚才孙总也讲到,在一个博览会看到建行用数据经营的模式。我们确实在用,现在有了这个能力以后,就是你能够穿透市场,做到底层来了。原来做的模式是什么?原来做的模式是每个小客户也像对公客户那样,财务报表真的假的都有,上来以后一摞,分析完了,周期大概20天,一个月,效率非常低,特别是小微市场对效率的敏感度比对价格的敏感度还要高。

再有,大银行有比较好的基础设施,我们原来一直以为我们是重资产,像建行1.5万个,工行好像2.6万个,邮储接近4万个网点。我们现在有了线上的能力以后,线上对接基础设施、人力资源都匹配上来了。所以,大伙又谈到一个问题,说线上、线下对接,我觉得下沉服务以后,线上、线下对接是自然而然的事,你必须走这条路。这里一定是B端、C端混合的。

建行2018年投放2200多亿,线上业务是随借随还累放的,是1500多亿,今年上半年放了2200多亿,比去年还多一点。为什么这样?建行把普惠金融做成建行发展战略来安排。实际上我们看到大众市场,在能力安排、能力衔接,金融赋能以后,具备了这个能力,这个市场必须要介入,我现在的价格,我们是在四大行最高的,是超过五以上的,这个不好披露。在这个市场之上,实际上大量的市场供给对整体市场价格的评议也起到很好的好处。当然不是通过价格排斥其他的金融机构、市场主体,而是一种补充。实际上我们线上业务平均额度并不高,不到一百万,长期以来是80万左右。比如说你做的是多少客户,户均大概是在5万、10万,他成长怎么办?一定是有这个市场需求的。不能说一个客户这一家只能供应5万、他一定是找10家、8家,将来就可能导致过度性的问题。所以,我们能够负责任的说,我们在整个把握上,不是一个链条生态的把握。比如说,大银行有众多核心客户,我就做供应链,大银行整体有几大领域的产业的这种生态,我就做生态。实际上我们现在做的自己的存量客户占比是比较高的,外围的客户占比并不是很高。因为你知道,建行对公的整个无贷户,加上有贷户是500万的体量,如果把个体工商户算了,是一两千万的体量,还是可以的,自有的生态,在建设过程中,把信息、数据抓取过来,这才是有自信。因此,现在不良控制应该也比较好。

所以,大银行还有一个优势,整体的风控优势是比较突出的,传统经营多年,对各类客户充分的把握。加上线上业务以后,有了新的风控模型,加上数据参数进行把握,我们觉得线上、线下结合,整体风控能力是提高和加强的。

大银行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人才储备。我们35万多人,各方面的各类业务,精细化管理,细分市场的管理,具备了这个能力。所以,这几方面合在一起之后,是一个必然选择,并不是简单的响应中央的号召。当然谁是市场主力?我觉得是次要的问题,重要是我们要开辟这个市场,找到我们经营的模式,将供给侧的推动能够和我们需求侧的需求有效结合起来,将来大伙可能会发现,小的机构有小的机构的做法,大的机构有大的机构的做法。刚才讲的泰隆银行,我们详细调研,包括城商行、农商行有很多做了十多年,不良率在1%多一点,是很好的。所以,就是精耕细作,找到自己的模式,线上模式也好,线下模式也好,我认为大家现在都在相向而行,不是排他的,说做线上就是线上,线下就是线下,只是轻资产,不愿铺太多的人,可能就是助贷、尾贷其他的方式都接过来了。

从这个角度说,我认为我们的市场主体实际上还是不足的,供给侧现在还是不足的。如果有了那个能力,你就会发现人人都有信用。我现在和格莱珉有合作,我们详细做了一些交流,做了一些探索,现在我在全国都跟他们有合作,会发现他们的模式为什么99%都能收回来,他曾经给乞丐做贷款,也是能做的。实际上他不仅仅是给你放贷了,某种程度是把社会的功德,社会责任形成一个金融体系。因此,我觉得未来我们都有这样的责任,除了融资之外,成长服务解决方案、基础设施建设,科技的运用一定是走向融合化的,这个是未来可以期待的。

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探讨这个主题,本来是一个能够让我们产生争辩的,或者激烈讨论的主题,但是大伙很融洽,但是方向性的东西如果能够看得清,这个问题实际上不是问题。我们今年对我们的普惠金融服务,除了在信贷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布局,在前期我们有“村口银行”,还有和国内外名校30多家联盟搞培训,另外还有一些孵化方式,这些都是在信贷服务基础上增加服务内容,形成综合的金融服务,在综合金融服务的基础说,能够给企业提供更好的社会化服务,然后提供基础设施建设,这样你这个旅程就建立起来了。

因此,大伙如果都往这方面想,会更好的找到各自的决策定位。另外,比如我们建行有金融科技公司,我们就几千人在做这个事情,现在很多中小金融机构也委托建行搞技术开发,搞风控模式,模型的设计,我觉得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互相辅助的,而不是对立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我的发言是想谁是主力?大伙都是主力,大伙一起做好。

 

THE END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