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程瑞:如何在普惠金融体系里共生

程瑞:如何在普惠金融体系里共生

各位老师,各位嘉宾大家好!我是来自平安普惠的程瑞,我在平安普惠主要负责研究院以及品牌方面的工作。我们是一家专注于服务小微企业普惠信贷的一个聚合式服务平台,我们通过连接市场上各种内外部的资金、获客合作方,共同来为小微企业提供更优质、快捷的普惠金融服务,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也希望今天下午跟大家讨论交流能启发出更多的火花。
 
我觉得今天这个主标题以及上半场的提纲,第一个标题提出了所谓的副标题,也就是普惠金融需要分层次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各方各司其职、各展所长,一起把整个生态系统变成一个统一的系统,那什么叫生态系统?我觉得我们要一起来看一看,首先第一个,生态系统必须是广泛的。我们知道普惠金融有一个特别具有代表性的模式,就是孟加拉国的“格莱珉模式”。“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其实也有尝试,但是范围一直没有做大。中国如此广大的地域、如此巨大的人口数量、如此庞大的需求量,只用一种模式、一类主体、一种所谓的推动方式,其实是很难在这个市场上推广的。所以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首先必须让它能够广泛地推广。
 
第二,什么叫生态?生态是一个所有物种都能在其中共生的系统。今天有一个助贷的报告,这个报告其实也是在讲我们作为资金方、征信方、获客方、金融科技方,怎么在整个普惠金融的体系里面一起共生?这需要我们发挥各自的特点,来最终实现满足长尾人群的需求,而这个金融需求是不能通过任何单一一方直接提供的。
 
第三,生态还有一个非常典型的特点——开放。过去几年,整个金融行业都在进行创新,虽然我们现在可能进入到一个严监管周期内,但是我们发现在严监管的体系下,传统的金融提供方,包括金融科技公司其实在做很多的微创新,包括像银行,现在大家都能看到银行在普惠金融方面做出的努力和下沉。我们也能看到我们的金融科技公司,不仅把握着传统的营销系统、风控系统,现在更多的开始渗透到整个金融产业链。我们的保险公司过去做的比较多的是保证保险,但现在保险公司也开始进入普惠金融,开始做很小的个人保证保险。
 
以平安为例,平安产险做保证保险其实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从2008年开始做贷款保证保险,并且其中大多数是小微企业的保证保险,到现在我们开始研究发现小微企业,尤其是微型企业的企业主有太多的个人属性,没有特别多能够记录他经营属性的数据。于是我们现在开始发现,如果我们能通过征信的方式让银行资金流向这一类微型客群,我们就能通过研究发现这一类微型客群有什么特点。在平安90%的普惠金融客群里面,我们发现有一个数字叫“1050”,就是年收入在1000万以下,雇员在50人以下,每次融资需求大概在100万以下的微型企业。其实现在存在一个现有的主流资金方不能覆盖的空间,这个空间范围可能是在5万或10万到200万之间,这个空间所覆盖的客群跟我们现在做的“1050”这一类客群是高度契合的。我们发现现在保险的征信其实也开始在慢慢下沉,为了迎合市场需求,所有这些都是在严监管之内进行的微创新。微创新使得整个市场越来越开放,因为我们开始有更多的资源、更多的科技让我们这个市场变得越来越大。
 
生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是发展的,那什么东西能够让生态发展呢?一定是科技,我们过去在做贷款的时候,所有小微企业的纸质材料堆成山,这些资料中有80%是银行流水,我们的审批人员要一页一页看,效率十分低下。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数据、有了科技,科技能够越来越多的捕捉到这些企业以及小企业主背后的信息,这有利于我们对小企业的判断,能够让我们的服务效率、我们覆盖的客户范围,甚至是我们对客户风险的判断能力得到提升,也能让我们的成本大幅降低。所以科技能让我们整个生态不断发展,我们的生态是要广泛、要共生、要开放、要发展的,单靠建行,虽然他能覆盖市场上80%的客户,但是剩下20%的客群,它的服务难度可能会更大,我们需要在这个服务上投入的精力、资源可能更多。这一类客群其实是需要像泰隆,包括像今天报告里面提到的助贷机构,以及更广泛的金融参与者,包括信托、保险公司、融资担保、小贷公司参与到其中的。也许未来会有更多的金融参与方,但是参与到这个生态有一个前提——我们要防风险,所以原则上我个人觉得必须参与方必须得是持牌机构,当我们金融持牌机构被纳入到整个大的金融监管环境当中时,我们应该把这样的金融环境当作一个生态来经营,让它变得更广泛、共生、开放、发展。以上是我的个人见解,谢谢大家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