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论坛 | 国际视野下的包容性金融(2)

论坛 | 国际视野下的包容性金融(2)

导语
2019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已于10月10日至12日成功举办。为期三天的大会内容丰富,嘉宾云集,不仅围绕多个普惠金融领域内的热点话题展开热烈讨论,还有多位非常重要的专家、学者和监管部门的领导和机构代表在会上发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讲,使得一年一度的国际论坛成为行业内颇具影响力的交流平台。
10月12日下午的第一场主题论坛探讨的主题为“国际视野下的包容性金融”,参与的各位嘉宾不仅从宏观方面介绍了各自国家和机构的经验,还较为具体地讨论了影响金融包容性的因素。
因篇幅较长,圆桌会议的内容我们分两次呈现,此篇为第二部分。
 
主持人 姜芳芳
 
谢谢Amolo NG’WENO女士非常精彩的发言。今年5月份,CAFI组织了一次去肯尼亚的考察,这是中国普惠金融代表团第一次踏上非洲的土地,在考察中我们发现了非常多有意思的以及以前都没有想到过的问题。记得来自中和农信的副总裁,他的业务客户是非常草根、底层的,但到了非洲以后才发现那边的客户比中和农信客户还要低很多层次。怎么样使金融更好服务这些客群,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想得太过于复杂,如刚才Amolo NG’WENO女士提到的M-Pesa的创新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个创新不是为了解决信贷问题,而是解决当地市场电力不足的问题。非洲很多国家不像中国有国家电网,他们那边的农村老百姓很多都用不上电,于是金融机构就做出创新,跟提供太阳能电池板的机构进行合作,创新性地开发出一套组合产品。这个产品实际上很简单,一个太阳能板+一个灯泡+一个电视+一个收音机,连在一起。如果要买这套产品,农户可以去银行申请无抵押、无担保的贷款,但如果不还钱,不好意思,机构就把你电给断了。所以这个贷款是给没有任何抵押物,没有任何征信记录的客户,让他们不仅获得电,而且能得到非常好的金融服务。
 
所以我们也更加鼓励中国的机构在思考如何向海外扩张时,不要一味地去把中国已有的方式强行运用到别的国家。我们要依托大数据抓取各种各样的信息,同时,别的国家的一些模式的创新对我们来说也有非常多的意义。
 
接下来想把机会给到在座的专家、行业代表和学者,希望你们从自身的角度给中国的金融机构、中国的知识和能力在出海上支支招。在座的可能有一些机构已经在计划走出去了,比如蚂蚁金服、京东是已经走在比较前面的。除了资金收购和入股,从技术角度、商业模式角度来讲,有什么是可以值得中国借鉴的?把经验从一个国家向另外一个国家复制时,经历哪些水土不服的情况,走过哪些弯路,又是怎么调整的?
 
请Amolo NG’WENO先进行分享。
 
Amolo NG’WENO
 
我刚刚的介绍中提到了每个国家都不一样,肯尼亚有4000万人,而整个中国是14亿人,所以中国的企业需要更多地去了解对方。非洲的国家普遍非常小,通常也更为贫困,基础设施不是特别好。主持人刚刚提到伙伴方和一些合资机构在非洲的合作,但现在非洲市场还没有看到很多中资机构。我知道你们5月份去到了非洲,也知道CAFI所举办的中非论坛,但本地合资机构和企业的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姜芳芳
 
其实还不光是技术,他们也非常迫切的需要资金,引资和引智两者对海外机构都非常重要,这也是未来机构往外走时可以考虑的方式之一。
 
现场专家或领导有没有什么问题,尤其对于中国经验在海外进行复制方面,如我们曾经看到印尼派了一个政府代表团专门到中国来,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既访问了监管部门,又访问了各个机构,想要从中国吸取经验。大家有什么想对海外机构说的?
 
翟南宾
 
我这几年往东南亚跑得多一些。坦率来说,我们改革开放了40年,早期学习的都是欧美,这也是历史的必然。而东南亚十个国家,加起来6.5亿人口,其中有三、四个国家GDP增长在5%以上,接近6%,速度非常快。这些国家每个都不一样,我们印象中东南亚是一个整体区域,但事实上每个国家还是具有个性的。
 
比如印尼,他们有规范的监管机构,类似于我们的银保监会,可以发放正规的P2P牌照,流程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注册,或备案,或经营许可;经营规范合规以后,一年以后可以给你正式的牌照,现在正式拿到牌照的只有13家。不像我们是先有几千家,然后大量淘汰,最后剩多少家还不知道。
 
再比如菲律宾,他们没有P2P,也不颁发正式的牌照,所谓“牌照”就是两大类,一个是Lending,一个是finance,业务种类非常多,要求也不高,但也有具体的要求,比如Lending公司投资人不能超过19个人,肯定是用机构的资金来做贷款。所以说每个国家情况确实很不一样。
 
印尼是一个穆斯林文化为主的国家,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国家,两个国家英文都非常普及。我这两年一直研究一个问题,在印尼,当外资机构会见当地的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时到底要不要会讲印尼语,我还没有找到最权威的答案,我问了无数个人,如果要会讲印尼语的话,这些留学欧美的人都不合格了,就要在当地找印尼华侨。很多类似这样的问题,CAFI是个非常好的平台,希望能够组织我们去跟他们接触,详细的了解到这些细节。
 
主持人 姜芳芳
 
大概是在15至16年之前,中国的普惠金融,尤其是商业性的小微贷款的概念是由海外最初输入到中国的,中国那时候没有这样一个业务模式存在的,那个时候我们是向海外去学习。但是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我们作为学生已经某种程度上超过了老师,现在我们开始往周边比我们还弱一些的其他国家进一步的把我们学到的经验去输出。可是输出时,就遇到了当地的监管、法规,以及当地环境,包括文化和习俗等方方面面的挑战与问题。
 
这当中相信有很多是成功的,也有很多走过了一些弯路。今天借此机会,法兰克福金融学院的尼尔斯·斯蒂格里茨(Nils STIEGLITZ)先生,您在全球那么多个国家做过那么多项目,依托您的经验,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文化,甚至不同的宗教信仰,你们在给当地不同银行提供咨询或提供建设工作时,怎么样在产品设计、人员培训、风险控制等方方面面去规避这些问题,或者帮助他们更好解决这些问题?
 
尼尔斯·斯蒂格里茨(Nils STIEGLITZ)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们在制定措施时需要一些当地的专业知识,再结合来自于法兰克福的一些专业知识。现在我们在一些项目当中也有经验丰富的专家,同时我们在法兰克福还有质控和项目管理。对于每个项目来讲,我们其实非常依赖于当地的专家。
 
如果是一个多年的项目,我们同时也会去该地区设立办事处,比如我们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内罗毕也有代表处,包括在加勒比海等地也有一些合作,我们也开设了办事处。
 
关键的一点,首先要去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的不同之处,这也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要明白的;第二是需要结合当地的专业知识,以及向当地很多有经验的专家、机构去请教,然后再进一步寻求合作。
 
主持人 姜芳芳
 
三个关键词都非常重要,第一,去之前做好功课,深度了解当地各项规章制度和文化的要求;第二,一定要本地化,一定要用当地的团队,跟我们团队一起来合作;第三,合作共赢,积极跟当地机构、当地企业一起联合合作。只有这样,我们的海外之路才能走得比较通畅。
 
最后一个问题是围绕最近数字普惠金融当中出现的风险问题提出的。在海外知识传递、资金出海,很多时候本意是好的,结果最后可能往往出现一些反作用。最近我在机构内部就了解到当时我们想去印尼推动我们数字科技时,印尼刚开始是欢迎的,但由于后来国内一些很多不好的做法来到印尼,现在印尼已经不欢迎中国投资人了,印尼在发展自己的金融科技。肯尼亚是把普惠金融推广的很知名的一个国家,就是因为很多借贷方通过手机把小额贷款推广到了市场,现在肯尼亚大约有40万客户在央行征信系统里有不良记录,而贷款余额(没还的钱)却低于2美金。
 
其实大家可以看到有很多工作是我们放贷机构可以做到,但是却没有做到的,比如按时的提醒,提供一些好的金融教育等,机构职能的缺失导致有很多客户因为这样一些小小的缺失,给他们的征信留下了不好的记录,这实际上也是我们在推进普惠金融工作当中非常需要重视和注意到的。请Amolo NG’WENO女士分享一下,在普惠金融推进过程当中,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尤其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Amolo NG’WENO
 
十年之前,只有1/3的人会有银行帐户,现在基本上超过了80%,数字经济时代到来之前这种情况根本是不存在的,而数字信用也是全新的东西。人们以前只知道我们要找当地的借贷人,但是突然之间他们进入到数字世界里,对于借款人和贷款人来说某种程度上很容易被带偏,这是不奇怪的。
 
肯尼亚央行最近有一些规定,比如,不能由于非常小、非常短时间的欠款就把贷款人列入不良记录。但是根据研究,不同人和机构的支付情况也不同。主要的借贷机构是银行,他们的不良记录比较低,大概在2%,但是一些只做数字信贷的机构的不良就比较高,差不多50%左右,不能说全部违约,至少是比较多的。所以对于人们来讲,选择愿意先还谁,这可能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对于借款人来讲也要了解条件条款,知道相应的处罚有哪些,如果逾期贷款会有什么问题等。
 
可以看到这些问题是面向借贷双方和监管机构的,我们都在不断地学习,希望能给一些后续国家提供可吸取的经验教训。
 
王 信
 
我想补充一点,因为我不是太了解具体运作情况,但是从管理、监管角度来说是否可以在国内就更多的考虑普惠金融一些业务方面的标准,当然这个标准可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标准不太一样,但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在微观层面、监管部门的层面、中央银行的层面,更多和国际社会进行对话。
 
因为我们研究局也负责绿色金融方面的工作,在绿色金融方面显然就有标准的问题。但是其他国家,如美国的和欧洲的关于绿色金融的标准都不一样,我们通过不断的加强对话,使得相关标准如果能够趋同,可能就会减少互联网金融企业在走出去开展相关普惠金融业务时碰到很多可能是因为标准不同或思路不同而造成的问题,所以普惠金融某些方面标准的趋同是必要的。谢谢!
 
黄必红
 
我上个月到了瑞士苏黎士参加了一个活动——欧盟金融科技网络,我觉得他们的做法非常好,把整个欧洲的监管者、业界、学术界都联合在一起,每个季度开一次会,提供一个沟通的渠道。业界可以就业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或新的做法,监管者顾虑以及学术界新的研究发现进行沟通。翟(南宾)总说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亚洲的世纪已经开始,在金融科技和金融普惠方面,亚洲国家有很多共同的话语,我们需要这样一个亚洲金融科技的网络来促进亚洲国家的交流,也许对于中国来说可以在这方面扮演主角,因为金融科技方面,中国确实走在了前列。
 
主持人 姜芳芳
 
谢谢各位专家出了各种各样好的建议和方案,各位说的都非常好,特别在我们需要一个标准,避免大家出去的时候不在一个频道上说话以及我们要更加关注普惠中的负责任保护原则。
 
最后再提一个问题给各位嘉宾。在海外推广输出当中,看到中国机构走出去大概有两大模式:
 
模式1,资金出去。基本上可以说是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他们现在在全亚洲9个国家设立了电子钱包,但他们并不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而是通过入股参股的方式去收购当地一些机构。比如在巴基斯坦,蚂蚁金服入股了当地最大一家银行——Telenor Micro Finance Bank,Telenor Micro Finance Bank是当地最大的电信公司旗下的银行,可想而知它手上有多少电信用户,该公司把技术人员派到了当地,给当地银行高管“洗脑”,告诉他们你们只要换一种方式,客户数量可能呈几何数的增长,就是资金+管理能力+管理人才输出的方式,它现在看起来可以说是中国非银机构走出去过程中速度最快的一家,当然现在没有把国有大行已经在外设点的情况纳入到今天讨论当中。
 
模式2,纯技术输出,可能有助贷模式、能力分享模式。这些技术是我给你一些解决方案,比如只给你信贷解决方案,还有一些是像微众银行这样的,给你底层系统的解决方案,要打一个组合拳,一个package给大家,各自走的模式不一样,遇到的挑战和困难也不一样。
 
各位专家依托于你们过往的经验,在海外推广过程当中,有哪些方式可能是比较有效、比较好的?资金结合技术或者纯技术,或者纯资金都是有可能的,三种模式各有利弊,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孟庆丰
 
我们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也和我们合作的伙伴一起去了整个东南亚国家访问,几位嘉宾分享的遇到的情况,我们做调研的时都遇到了,包括信仰问题、监管问题、数据问题,在东南亚国家有很多不一样的形式。我们觉得技术出海可能会更加现实一些,一定要寻求当地金融机构的合作,我们这边提供技术支持,当地机构有牌照、有资金,还是用当地的资源来做,相当于是一个互利共赢的方式,和我们在国内的合作也是非常类似的。至于当地机构,如果我们是和正规持牌的金融机构或者银行合作,可能我们考虑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翟南宾
 
我昨天在新加坡参加欧洲一家老牌征信机构的会议。我的感受是所有的出海不外乎是这家企业自身核心竞争力的一个外延,至于用什么方式,是根据企业自己核心竞争力来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就去海外做什么。所以像蚂蚁、腾讯,它们本来就是互联网公司,就是做数据、做流量,这是很自然的。我们公司的核心技术就是智能化风控,是结合了底层技术手段,核心管理层、风控团队大量的经验积累,包括美国的经验,包括在国内各种各样的经验,自然而然的是一个延伸。
 
在海外说穿了就是三个层面的问题:1、人才,到哪里找到人,有没有团队;2、资金,资金是在本地还是从境外过来?因为中国是严格的外汇管制的,所以所有中资企业出海都面临资金的问题,除非已经在海外有了资金的底子能转起来;3、技术。人才、资金、技术是需要考虑的,而且我经常把人放在第一位,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都是事在人为,去每个国家要考量的无外乎是这三个东西。当然每个国家监管政策不一样,文化习俗不一样。
 
刚刚说到我们要本地化,但很多国家的员工是不加班的,跟他讲996是没有用的,这是很大的文化差别,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当我们要审批的文件都积压在那里时,你跟当地员工说能不能晚上加班,给你加薪?他们大多数不干。这是需要双方共同去磨合的,不是一方迁就另一方,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出海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所以不是绝对的他对,也不一定我们对。人和团队的建设、文化建设非常重要,技术本身是一个中性的东西,技术没有国界,无论哪一种技术,只要有原材料,这些方法、手段都不是难题,但是人的价值观念、行为的改变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而且大家还要稍微有一些耐心慢慢地去做。
 
主持人 姜芳芳
 
大家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讨论,也看得出来这个环节跟我以前经历的很多环节不太一样,以前讨论一些非常实际具体问题时,如利率高还是利率低,什么样的利率水平是合适的,讨论中国内部一些问题时,大家都很踊跃,问题非常多。但是谈到技术出海时,我发现现场没有问题了。这无形当中体现了中国经验出海实际上还处于早期探索的阶段,真正走出去的一些机构,即使是一些可能作出成绩的机构也遇到了非常多的挑战,今天在座的专家和领导其实也提及了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但更多问题可能要留在CAFI明年甚至后年的论坛上再进行更多更深层次的讨论。
 
最后借此机会感谢在座的每一位嘉宾分享了你们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还是从监管或行业实际操作等方方面面的经验,我们也期待未来的普惠,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大家能一起携手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谢谢各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