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IFCFI独家解析:周小川会长论坛演讲的CAFI解读版

IFCFI独家解析:周小川会长论坛演讲的CAFI解读版

 

 

导 语

10月12日上午,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2019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的开幕式上做重要演讲。演讲甫一结束,各大行业媒体和社会媒体已经纷纷对演讲的情况第一时间进行了报道,让未能到场参会的观众也能及时了解周小川会长对于普惠金融的真知灼见。

在论坛结束后,CAFI的学者和研究员们花了几天的时间,认真学习了讲话内容,并结合自己的理解对演讲进行了解读和梳理。现将“解读版”呈现出来,以帮助更多的读者更好地获取演讲中的重要信息。

 

(蓝字部分为周小川会长发言的原文摘选)

一、中国普惠金融事业推进的重要意义和经验。

周小川行长首先肯定了中国在普惠金融方面所取得的成效,并鼓励大家在经验的基础上继续向前推进。他表示:

1、认真总结农信社改革的经验和教训

在亚洲金融风波期间,中国农村金融面对了很大的困难,当时农村基金会大面积地垮塌。改革强调了农信社的健康,农信社和“三农”之间的共生,它们是相互促进的,而不是“零和游戏”。

2、在推进过程中设置好激励机制

在每一步改革推进的阶段上,都力求设立最好的激励机制。在亚洲金融风波之后,在一段时间之内,在“三农”融资方面在逐渐走弱的情况下,通过当时叫“支农力度”的改革,支持农民进城务工,办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在这方面取得了成绩,很多指标得到了改进。

3、继续完善普惠金融指标体系

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推进普惠金融的时候,国务院、人民银行、银监会以及其他监管部门合作推出指标体系。当然,指标体系也是世界银行和其他一些国际组织都热衷推动的指标体系。
  • 指标体系有助于开阔视野、取长补短
指标体系有助于了解其他国家、地区的情况,包括开户、存款、支付、保险、农产品期货、贷款等各个方面。从而找出自身的薄弱环节和提升空间。
  • 指标体系统计口径有待进一步完善
从当前情况来看,我们对指标体系的数据累积仍旧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因为它总是有口径的问题,这些指标体系统计的数据口径也不完全一致,也就没有在更高程度上引起大家的关注。

二、在数字技术带来的不确定性中重视金融发展的规律。

数字和网络对于普惠金融的影响是相当巨大的。普惠金融从过去强调基层网点,到更多地依靠数字技术和电子网络。转变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但与此同时,这个转变也具有不确定性。

1、关注普惠金融服务的线上线下演变趋势

一方面我们仍然需要扎根基层的网点和金融机构;与此同时,又有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普惠金融业务,无论从信贷、保险还是支付等等各个方面,将来更多地变成网上、线上的操作,和公司是否扎根基层好象关系不那么大。至于这两者的关系最后是什么样,还需在演进中逐步探索,这应该说也是很具有挑战性的议题。

2、遵循金融发展的不变规律

与此同时,尽管科技所带来的有些变化具有颠覆性;也看到金融服务、普惠金融有它自己的规律,这些规律并不是那么容易由于新科技的出现就发生变化。
  • 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机构也需要实现财务可持续和形成信息优势
首先,金融机构的可持续性,特别是财务可持续性非常重要。金融机构应该与实体经济是共生的局面,有了好的实体经济就有了更多的金融服务需求,同时也能保证金融服务的质量和合理的回报。金融机构如果没有强健的财务,没有不断增长的能力,包括抗风险的能力,不可持续,也会搞一段时间就出问题了。
金融服务历来都是以信息为基础的,对客户的信息依赖程度非常高。现在可能有些机构觉得信息的问题不应该归我去管,而是靠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靠征信系统,靠一些大的机构。这确实是有一定问题的,就是说很可能很多涉及到普惠的,涉及到基层的、小微的、“三农”的金融,可能还是需要有独特的、专有的通道去了解基层的信息。
  • 风控和监管仍然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第二,还有一个不变的规律,风控和监管仍然是至关重要的环节。我们也看到,有一些有热情搞普惠金融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打着“普惠金融”的“幌子”,他们可能更注重一些其他的目标,但往往是因为风控出了问题,对风险的管理出了问题,对风险的识别出了问题,以及监管也没有太顾得上,这样出了不少问题。
如果要想减低风险,除了自身的风控建设和监管建设以外,还应该提供更多的保障,特别是在财务制度上,在会计准则以及执行上,在风险评估上应该做得更多更好,而不是忽略。不只需要大金融机构行动,也需要小金融机构共同努力。
  • 平衡好激励机制与社会责任 
第三,还有一点,和农信社改革有关系的。我们需要把激励机制和社会责任两者平衡,同时做到一种更好的结合,往往人们强调社会责任,但是如果激励机制设计得不合理,会影响普惠金融的财务可持续性,会影响积极性究竟向哪个方向发挥;甚至弄得不好,鼓励了一些“冒牌”的活动。因此,我们说设计好激励机制是十分重要的。

3、在农村金融的问题上要吸取过去违背规律的教训

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可持续性问题。我们在农村金融问题上,经过了三个值得深刻总结的过程:
1.早期主要强调农村金融合作制,当然,合作制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合作制肯定是值得探索的一个模式。当时由合作制变为了农村合作社,金融的合作可以不要资本金,这样实际是减弱了它风险承担的能力,在经济发生变化的时候,就出现了很大的脆弱性,以后就出现了生存上的一些问题,导致实际上没有继续完善地发展下去。
2.第二个比较大的问题是亚洲金融危机时,农村基金会出了比较大的问题,从财务形式和健康性来讲,抵御风险能力以及公司治理等方面,都有一定的畸形性。因此,在亚洲金融风波期间出现大面积垮塌,后来采取了关闭和救助的办法,人民银行也为此向地方政府借了不少钱来进行拯救。
3.最近一次是P2P网贷。P2P网贷中还是有一些很好的新生事物,动机也是为了搞普惠金融,但有些方面还是违背了财务健康,可持续性和监管方面的基本规则,因此也出现大面积的问题。 

三、明确普惠金融发展面临的挑战。

1、完善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是给很多多元化、中小型金融服务机构提供更加健康可靠,可信的公共服务。当然,有一些基础设施也可以用PPP的形式,即有公有部门,如财政部、中央银行或监管部门主导,也可以有私人部门参加,这也是可行的。但总之,也要强调基础设施完善的重要性。基础设施并不只限于征信,这是一系列的基础设施,包括交易平台、资产的登记托管、交易的记录、支付系统支付清算等等。

2、找准信息优势的定位

专注于普惠金融的机构要想办法弄清自己的信息优势是什么。金融服务是建立在信息基础之上的,就像是我们搞工业、搞出口,总是在说你究竟比较优势是什么,要没有比较优势,瞎忙活什么呢。搞普惠金融服务,要回答一个问题,就是你的信息优势是什么。所以能够在这方面做得比别人好,比别人有效率,同时也更安全、更可靠。

3、重视降低风险

中国这方面做得还是不够的,90年代中期中国财政收入占GDP比例就是11%左右,很难像有些发达国家或比较富裕的国家能够给出非常明确的和有力的财政支持,但即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可以想出一些其他的办法,包括一些差别性货币政策的做法,也包括一些地方政府的做法。
同时,在“三农”方面的农产品期货,作为期货事先获得销售价格,同时又能够对种植业气候灾害的保险、病虫害的保险或养殖业的病疫保险都有的话,就能形成以有价格、有保障的农业订单为基础的、有保险的信贷机制。
这个做法也是中国可能更加迫切需要的,因为我们土地还是集体所有的,宅基地到目前为止还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转让的,因此在抵押品方面遇到的困难会比很多其他国家都会多。这种情况下,如何降低风险,使普惠金融能够扩大面积,同时有合理的价格。

4、防止急功近利和使命漂移

在这些挑战之外,也要防止走偏。因为现在社会上由于科技的发展,由于存在着资本市场融资的诱惑和IPO的诱惑,有急功近利的一些做法,我们也看到一些金融机构,包括一些民营的金融机构都受到这种思潮的影响,有些事情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同时也吸取了惨痛的教训。所以如何防止走偏也是需要提请大家注意的。
因为我一开始强调普惠金融要重点抓好可持续性,普惠金融的定义就是G20工作组都作出了非常准确的定位,但与此同时如果进行国际比较,有一些国家,特别是像拉丁美洲等等,有很多民粹式的政策,主要是一些政治家可能追求短期的收益和选票上的支持,主要以给好处为主,而不强调可持续性。但我看到那些国家的一些例子,也感觉到有些也不是政治家本身的问题,因为他们都是要给老百姓做好事,同时也都有选举机制,但有一些问题是出在经济政策团队,经济政策顾问团队出现了错误倾向,出现了误导,也包括他们自己的理解。
支持可持续的方式。有一些不可持续的具有民粹色彩的一些政策可能过一段时间就站不住脚了。非常明确地说,中国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关系来讲,也可以适用的,即究竟是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就是你给好处,还是教人家去提高生产力。只有提高生产力,特别是供给侧的生产力,普惠金融才能够做到可持续。
需求侧也需要不少普惠金融,但是我们也要防止在有些国家“信用卡危机”里所出现的过度消费信贷问题,当然要具体区分进行判别。
过去在中国的金融里,基层金融机构改革和实体经济是共生,这不太被接受,因为那时候多数人都有一些“零和概念”的想法。比如在一个村里,看着有几个人是搞信用社的,其他人是种地的,如果搞信用社的人可能就收入比较高一点,如果他们让出点利益,农民就富了,这就是一种所谓“零和”的思想。
共生的思想就是我们必须让金融支持农户进行发展,但与此同时信用社也必须有合理的财务回报,价格需要合理化,需要反映风险,使得信用社财务上能够健康,同时还能不断地在资本上略有积累,才能够与实体经济共同不断地向前增长。

5、优化激励机制

有很多问题口号都是对的,方向也都讲得比较清楚,但是激励机制设计上经常是有错的,在实践过程中强调社会责任,给出大方向都是对的,但激励 机制如果不对的话,有时候是“ 胳膊拧不过大腿”。

6、处理好金融服务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希望看到普惠金融的各种机构,不管是传统的机构,像传统的农信社到农商行,到城市小型商业银行,总之这一类我们统称社区类金融机构和新型以科技为基础的,同时不限于地域的,也不见得真正为社区和基层的,未来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过去叫银企关系,这是重要的一个方面,但也不限于银企,因为还有保险业、证券、农产品期货等等,现在应该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也包括支付等等,将来的关系作出更深刻的研究,从而也使得中小型普惠金融机构真正有更明确的方向和发展的空间。

 

THE END

 

CAFI公众号部分文章亦发布于以上平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