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贝多广院长应邀出席陆家嘴论坛,提出建设普惠金融"生态系统"的重要性

贝多广院长应邀出席陆家嘴论坛,提出建设普惠金融"生态系统"的重要性

贝多广院长应邀出席陆家嘴论坛,提出建设普惠金融

 

 

贝多广院长应邀出席陆家嘴论坛,提出建设普惠金融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网

“2019陆家嘴论坛”于6月13日-14日在上海召开。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CAFI)院长贝多广出席“支持民营企业与中小微企业发展——普惠金融主战场”环节,与安盛集团董事长Denis DUVERNE、淡马锡国际私人有限公司总裁Gregory CURL、布达佩斯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官Richard VEGH、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和蚂蚁金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井贤栋一起就普惠金融自身如何可持续发展,如何支持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发展等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在讨论中,贝多广表示,我们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普惠金融的生态系统,这种生态系统的建立比单纯的发放小额信贷,或者帮某家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重要得多。普惠金融就像市场中的各行各业一样,比如都有由“批发”和“零售”构成的商业流通,都有分级的市场层次。

贝多广指出,普惠金融领域可能存在的问题是,一股脑让所有机构做同样一件事,这不是有助于良性运转的生态系统。理想中的生态系统应该是大银行和中小银行都有自己的定位,并且能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相互配合,比如有的银行发挥“批发”的功能,有的银行扮演“零售”的角色,银行还可以去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因为有很多普惠金融的业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做的,传统银行怎么去帮助他们,这种配合也应该得到国家的支持。

以下为发言原文:

贝多广:

谢谢主持人,首先非常感谢能有机会参加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我还记得上一次参加是第一届,中间隔了十年。我是五年前开始接触普惠金融这个领域的,在这之前,我做了差不多二十年的投资银行,就是高端金融,我感觉普惠金融是未来中国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投身这个领域。

五年来,我看到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是非常有效的,超出我五年前的预料。这几年跟国际上的相关人士交流也比较多,大家的共识是中国的普惠金融走在世界前沿,特别是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这一点是可以确信的。刚才井总(井贤栋)讲了以他们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一些数字普惠金融经验,那也是现在世界各国都想要学习的经验。

但是经过这五年,我们自己反过头再来看,觉得普惠金融仍然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特别是在未来发展的方向上,有很多空间是值得进一步探索的。尽管普惠金融这个概念现在已经得到普及,但是可以坦率地说,很多人没有很好地理解这个概念,由于最初翻译的问题,我们把更多侧重“包容”的含义翻译成了“普惠”,所以很多人的理解就成了“又普又惠”。但其实普惠金融强调的是“包容”的概念,就是把被传统金融服务排斥的人包容进来,并不是还要硬性加上“便宜、优惠”。“普惠”这个词在中文里很容易引发歧义,也会对政策带来影响。

今天我想简单说的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发展普惠金融,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普惠金融的生态系统,这种生态系统的建立比单纯的发放小额信贷,或者帮某家小微企业提供融资重要得多。普惠金融就像市场中的各行各业一样,比如都有由“批发”和“零售”构成的商业流通,都有分级的市场层次。普惠金融领域可能存在的问题是,一股脑让所有机构做同样一件事,这不是有助于良性运转的生态系统。理想中的生态系统应该是大银行和中小银行都有自己的定位,并且能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相互配合,比如有的银行发挥“批发”的功能,有的银行扮演“零售”的角色,银行还可以去支持非银行金融机构。因为有很多普惠金融的业务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做的,传统银行怎么去帮助他们,这种配合也应该得到国家的支持。这种支持也应该体现在法律法规的制定上,比如正在制定的非存款类信贷机构的法规,应该引导存款类机构支持非存款类机构去组成一个很好的生态的配合,因为非存款类放贷机构的主要资金来源是靠资本金,可是这样业务就发展得很小很慢。

另外我们的资本市场,在今天上午也被特别强调。我想讲一点,今天开启的科创板本质上也是普惠金融,因为它支持大量的科创企业,这些企业绝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科创板就是资本市场介入到普惠金融里来。而普惠金融当中很多信贷资产,实际上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通过我们做的一些资产的证券化的模式,把资本市场跟传统的银行信贷联系在一起了。我想说类似这样的,去营造有助于普惠金融良性运转的生态系统比简单的去放贷款要重要得多。

主持人:

贝先生,接下来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在中国的普惠金融领域怎么把原则转换成最好的方式方法,同时用市场的方式解决问题。

贝多广:

我们国家颁布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有一个原则是“政府引导、市场主导”。我们国家各行各业都有规划,能这么明确写的不多。普惠金融首先是金融,“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符合金融发展的规律,但具体怎么落实又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我们到省里面去调研,政府很明确的说普惠金融就是要“又普又惠”,首先要求利率下降,其次政府自己成立担保公司,为由于成本高而亏损的做普惠金融的商业机构补贴。其中的很多行为,在我来看越过了“政府引导”原则,带来的后果反而使市场当中一些低效率的项目获得了支持,而高效率的经得起市场检验的项目就会受到影响。一旦利率人为下降之后,很多有明显问题的项目也应运而起。我也看到了一些这方面的调研,虽然风险的显现与贷款操作之间会有时差,比如今天放的贷款可能半年至一年以后问题才会爆发,但这样的风险坦率来说是有待观察的,最大的核心是怎么真正让市场主导。井总(井贤栋)说的我特别同意,通过技术改良使金融服务机构自身成本下降,使放贷利率下降,这是有生命力的。

关于贷款利率我们希望看到的是通过市场供求关系来调节,比如国家在推动所有金融机构都去做普惠金融,供应量增加,按理说不用行政干预,随着资金量供应增加,利率自然就下降,市场的调节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另外真正到了农村,咱们国家最难的还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在落后的农村西部中部的地区,坦率来说金融服务的供应还是不够的。真正大银行到县以下的乡村还是巨大的挑战,我们期待数字普惠金融解决这个问题。科技与传统金融服务的结合可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

接下来想请贝院长和我们聊聊,今天早上说到融资方面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问题。在我们对于中小企业支持过程当中明显出现,想请教您怎么转变这样的局面。

贝多广:

上午我也在参加这个会议,几位领导都提到了支持小微企业不光是信贷还有资本市场。现在能想到的是两个动作,一个动作是小贷资产的证券化,目前已经在做了,井总(井贤栋)他们和其他企业都做了很多。怎么尽可能推动更多小贷资产进入资本市场,让合格投资者通过证券化产品支持到普惠金融,这是很重要的方面,市场政策上要给予更多的支持。

第二个动作是资本市场直接支持小微企业。上午提到中小板、创业板,特别是今天推出科创板,这样的板块的资本市场主要支持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恰好是中国未来的方向发展,可以解决普惠金融当中很大的问题。原来大家都以为普惠金融只是信贷,实际上去看所有的小微企业,本质上不是缺信贷资金,而是需要资本金,需要更长期跟他共担风险的资本投入,坦率来讲这是需要时间培育的。在比较成熟的市场,无论是种子资金,天使基金,VC一直到PE,一轮轮直接投资的机制非常健全,我们国家的这个领域还在发展当中。另外整体社会制度的安排,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还不是特别有利于投资基金的发展,将来如果这方面认识能够提高的话,会拥有非常好的前景。

还有一个补充,除了这两方面,普惠金融还有刚才安盛董事长提到的保险。我到农村去做调研,很多农民不是很需要贷款,但是保险产品却是当务之急。农民说我家里面主要的劳动力如果发生意外或者生大病的话,这个家庭就落入贫困的境地了。还有他们的农产品如果在生长期间遇到了一次严重的意外气候变化,他们就破产了。保险也是普惠金融当中的非常重要的领域。我为什么一直强调在中国建立普惠金融生态体系,就是认为体系中应包含现有金融当中方方面面,相关的子领域都可以参与到普惠金融事业当中。

主持人:

从全球来看,中国的普惠金融事业还有哪些空间?

贝多广:

普惠金融是全球性的问题,相比之下其他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领域走得比我们时间更长。中国这10年特别是近5年的发展,在普惠金融尤其是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我上个礼拜刚刚从非洲回来,到非洲开了一个中非数字普惠金融高峰论坛,让我非常惊讶的是嘉宾参与的积极性。大家都知道在非洲,当地人开会的风格是通知9:00开始但10:00左右才能出现,可是报名参加我们这次论坛的非洲人居然提前到而且场地爆满。我们带去了国内外50多位专家,非洲的同行非常迫切地希望和中国沟通合作。按照世界银行的统计,全世界还有17亿人口没有获得或者很大程度上没有获得金融服务,这些人主要集中在亚非拉地区的国家。

在中国自己取得很大成绩前提下,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大的空间,结合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可以把数字普惠金融作为我们的名片亮出去,比如我知道蚂蚁金服的业务已经扩展到亚洲很多国家,前年我跟他们还一起去孟加拉,行程结束后不久他们就和当地的企业达成了合作意向。我相信中国企业也会对非洲有兴趣,以今年开的这个会议为契机,我们研究机构搭建平台,让参与者在这个平台上可以碰出火花来。

我们计划明年到东欧去开类似的会议,希望把中国有经验的、又愿意走出去参与国际合作的企业和东欧、中东欧国家联系起来,我相信空间还是很大的。

主持人:

从行动上,贝先生您还有哪些建议和倡议?

贝多广:

作为研究者我稍微超脱一点,我觉得在发展过程当中,普惠金融的服务提供者应该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就是做负责任的金融。普惠金融的需求者,也就是弱势的中小微弱群体要注重金融健康的概念,不要过度负债。对于监管机构,我建议未来的关注点应放在如何培育和建立普惠金融的生态体系。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