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雷曜 祝红梅:社区银行发展现状及建议

雷曜 祝红梅:社区银行发展现状及建议

作者|雷曜 祝红梅「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雷曜系副所长」

文章|《中国金融》2019年第7期

雷曜 祝红梅:社区银行发展现状及建议

 

导语:

当前我国的社区银行发展较快,但总体上还是“大银行多,小银行少”;公司治理不完善,外部监管不到位;社区金融服务缺乏技术和人才支撑;利率市场化等外部环境有待完善;无序竞争提升了网点成本。建议以社区银行为突破点,适当放开准入,增强竞争;落实监管责任,及时校正风险;深化改革,完善公司治理;制定差异化监管规则,建立激励相容的政策支持体系;同时充分依靠数字技术的作用,形成实体网点与数字手段的优势互补。

雷曜 祝红梅:社区银行发展现状及建议

 

社区银行的发展现状

“社区银行”(Community Banks)的概念起源于美国。“社区”不是严格界定的地理概念,既可以指一个县市,也可以指城市或乡村居民的聚居区域。社区银行没有统一的定义。

  • 法人意义的社区银行

资产规模较小、主要为中小企业和居民家庭提供服务的地方性商业银行可被称为社区银行。美国有5000多家这样的社区银行,在满足中小企业和农村地区的金融服务供给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是美国小企业贷款的首选。

其经营有以下特点。一是服务对象聚焦家庭、小型企业和农场等小企业,注重建立长期、紧密的合作关系,深入了解其信用状况、消费习惯、生产经营活动,具有较高的客户黏性。这样的关系型经营模式有助于降低信息不对称,帮助社区银行在规模小的劣势下,避免走大银行“大而全”的经营路子,实现稳健经营。二是资金取之于社区,用之于社区。社区银行以服务社区为宗旨,其资产负债业务主要围绕着社区展开。社区银行资金的来源和运用具有高度的匹配性,基本在社区内循环,最大限度地满足社区内小微企业、农户等金融供给不足的各类主体的需求。三是分支网点主要设置在金融服务薄弱区域。出于降低经营成本和错位竞争的考虑,社区银行的分支机构主要设置在大型商业银行无法覆盖或不愿覆盖的金融服务薄弱或空白地区。

我国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含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也是典型的社区银行。截至2017年末,全国有城市商业银行134家、农村商业银行1262家、农村信用社965家、农村合作银行33家、村镇银行1562家。上述机构资产规模合计64.5万亿元,占全部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总额的四分之一,提供的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比56%,农户贷款余额占比62%。

  • 以服务对象界定的社区银行

社区银行也可指主要为社区居民、小微企业等提供金融服务的银行网点和业务。大型银行和中小型银行都可以提供社区银行服务,一些大型银行还把社区银行服务作为差异化经营战略的重点。例如,美国的富国银行将其业务分为社区银行、批发银行和财富管理三个部分。其中,社区银行主要为消费者和年销售额达到500万美元的小企业提供多样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是富国银行区别于其他大型商业银行的经营特色。近年来,富国银行社区银行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均在55%以上。

从我国现行监管政策看,中小商业银行可以通过设立社区支行为小微企业、社区等领域提供专业、便捷的服务。2013年,银监会下发《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支持零售业务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基础较好、监管评级良好的中小商业银行按照“定位社区、服务小微、规划先行、循序推进、均衡设置、持续经营”的思路推进社区支行、小微支行建设。

根据该文件,社区支行指定位于服务社区居民的简易型银行网点,是一种持牌经营并限定经营范围的特殊类型支行,主要开展理财产品销售、个人贷款、财富管理、缴费结算、金融知识讲座等活动;社区支行不能办理对公业务,也不能办理安全等级要求较高的人工现金业务,如现金开户、大额取现等,其他业务则可通过自助机具完成,如自助开卡、自助缴费、一定额度的转账汇款等。

目前,我国社区支行数量已从2013年末的141家迅速增长到2018年末的6011家。从结构来看,股份制银行是开设社区支行的主力,约占存量社区支行的三之分二。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除浙商银行外,其余都开设了社区支行,其中民生银行以1324家居首位。城市商业银行中,北京银行、桂林银行和包商银行的社区支行数量排在前三位,分别有226家、131家和112家。

雷曜 祝红梅:社区银行发展现状及建议

 

我国社区银行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是中小银行对异地社区银行管理不到位。少数金融机构发展社区银行是为了规避监管,不完全是按照商业原则合规作出的市场选择。例如,盲目追求做大资产规模,出现过以“刚兑”承诺吸收资金;为借机实现跨区域经营,偏离了社区银行“服务地方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和“服务三农”的宗旨,甚至出现了脱实向虚、期限错配、杠杆叠加、恶性竞争、超范围经营等乱象。

二是社区金融服务缺乏技术支撑和人才储备。社区银行是银行通过对小企业、居民家庭等小额资金需求者的深入了解,以及与他们之间的紧密联系,为其提供高质量、便捷的产品和服务,其产品设计、业务流程、风险控制、考核评价等都有别于大型客户业务,需要专有技术。目前我国商业银行在微型金融领域的能力建设和人才储备方面都有待提升。

三是社区银行发展的外部环境有待完善。目前我国对社区银行的界定、经营范围、经营模式、进入退出机制等都仍是空白。现有的货币、财税、监管等支持政策主要是针对三农、小微企业等特定领域的金融服务,碎片化严重,激励银行下沉服务重心、坚守服务社区定位的政策体系尚未形成。例如,由于利率尚未实现完全市场化,小银行在吸收存款和贷款定价等方面与大银行相比缺乏竞争力。

四是金融科技对传统的银行物理网点形成冲击,提升了以设立物理网点发展社区银行的成本。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电子化支付手段等日益普及,以往缴纳水电费、购买理财产品等社区支行和银行基层网点的核心业务现在都已经逐渐被线上平台替代。银行运营物理网点的成本与收益不匹配问题日益突出。2018年有1032家社区支行退出,其中既有缺乏科学论证、盲目扩张等银行自身原因,也与近年来物理网点运营成本上升等客观因素有关。

我国社区银行发展的政策建议

一是以社区银行为突破点,适当放开准入,增强竞争。近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人民银行等部门积极推进市场化改革,构建更具竞争性的金融体系。社区银行规模小、经营灵活,可考虑适当放开准入,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将符合条件的农村信用社改造成农村社区银行,允许其在本地市范围设置分支机构,取消社会资本进入农村信用社的不必要限制,通过加强反垄断和防止关联交易等监管措施加以约束。

二是落实监管责任,形成良性的监管竞争,及时校正风险。明确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发挥存款保险制度的及时校正和风险处置功能,加强早期纠正的信息共享和监管合作,形成适度、良性的监管竞争和制衡,促进监管质量和效率的提升。

三是深化改革,完善公司治理,提升服务社区的能力。优化城市商业银行股权结构,增强农村信用社资本实力,通过维护中小股东权益、减少行政微观干预、加强监管及时纠正能力“三位一体”式的治理改革,提高小型银行公司治理水平和风险管控能力。通过国际交流合作等方式提升社区银行技术水平和人才培养。

四是明确定位,激励相容,完善政策环境。明确社区银行服务本地、服务三农和小微的市场定位,制定与其规模和风险相匹配的差异化监管规则。梳理总结现有的货币、财政、税收等优惠政策,将其整合为对社区银行的一揽子支持政策。加快利率市场化等改革,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五是充分利用数字技术,合理布局,优势互补。继续依靠数字技术缓解服务成本高、信息不对称的难题。鼓励商业银行合理规划、优化布局,统筹实体和数字两种方式下沉服务,以适当的物理网点弥补“数字鸿沟”不足。促进物理网点智能化轻型化发展,节约运行成本,实现商业可持续。

(责任编辑 植凤寅)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