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 > CAFI洞察|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报告解读(八):NFC支付发展迟缓的原因

CAFI洞察|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报告解读(八):NFC支付发展迟缓的原因

编者按
 
NFC支付是即时采用NFC技术(Near Field Communication)通过手机等手持设备完成支付。支付的完成不需要使用移动网络,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中,常见的有乘坐公交车购票用手机支付。从技术的发展历史来看,NFC支付要早于二维码扫描支付,而且理论上NFC支付的安全性也要高于二维码扫描支付。但中国目前的NFC支付发展一直迟缓,与中国NFC发展迟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市场,两个国家的情况存在哪些差异?
 
如您欲获取相关报告,
请联系我们或在文章底部留言:
Email: Info@cafi.org.cn
Tel: 82502588转806
 
 
中国目前NFC支付所处的尴尬境地,有下列两个原因:
 
第一,移动支付标准之争。新世纪初中国移动和联通等移动通讯服务商和银联就开始探索手机移动支付,在2010年左右,国内形成了两大标准阵营:由银联和联通为主的基于13.56MHz的支付技术和中移动力推的2.4GHz的支付技术。前者是当时在日本、韩国、香港等地已经非常成熟的移动支付国际标准,后者是中移动研发的中国标准。支付行业是一个典型的双边市场,要把消费者和商户都纳入进来,支付平台的商业运营才可以顺利进行。中国当时的情况是,在POS机布设领域,银联拥有优势,在手机终端用户领域,中移动拥有70%的市场份额,因此银联和中移动两大阵营都只在双边市场中的一边用户上具有优势,不同标准形成的不兼容导致留出足够的用户群体来。虽然,2012年在工信部的协调下,上述各方达成协议,同意统一到13.36MHz标准上来,但此时支付宝已开始大力推广二维码支付,NFC手机支付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时机。
 
第二,支付链条各环节的协调困难。如上文所述,移动手机NFC支付流程涉及到许多机构:商户、移动通讯运营商、手机硬件制造商、支付清算机构和商业银行。商户要安装POS机、移动通讯运营商要拓展手机用户、硬件制造商要生产具有NFC芯片的手机、支付清算机构要布设POS机并提供清算通道、商业银行则要开放银行网关等等,缺乏一个环节,支付就难以完成。而中国的情况是,运营商、清算机构和商业银行归属不同的机构管理,在各自领域都有一定的垄断势力,手机硬件市场品牌众多、市场分散,最适合的移动支付场景——地铁和公交系统在各个城市由垄断性的公交机构管理,因此,这些机构间的相互协调和合作是非常困难的。每个机构都有充分的动机要求获得支付工具的发行权和主导权,不愿意沦为通道。
 
与中国NFC发展迟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市场。日本从2004年起,由最大的移动通讯服务商NTT Docomo主导,推出了采用索尼公司Felica技术的移动支付业务——手机钱包,之后2005年其他两家通讯服务商KDDI和SoftBank也推出了类似的产品,随后日本手机近场支付开始全面普及,成为当时世界上手机近场支付普及率最高的国家。到2014年3月,日本市场已经卖出了2亿4千万个可装于移动终端的Felica芯片,有600多个手机类型可以安装这种芯片。
 
日本NFC发展迅速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第一,发达且相互兼容的电子货币行业。这里的电子货币指的是卡介质的非接触性小额支付工具,相当于中国的公交卡。在NTT Docomo推出手机钱包以前,日本已经拥有了全球最发达的电子货币支付行业。公交卡的原理易于理解,其在香港、韩国以及中国一些城市的普及率都很高。但在日本,不同的是,公交系统(如JR)、零售商(如7-11便利店)以及专业支付公司(如Edy)都发行自己的电子货币品牌,并积极地拓展支付范围。这与中国的公交卡基本只用于公共交通工具的乘坐不同。此外,由于不同品牌的电子货币普及率的提高,支付范围重叠,市场竞争的结果,在技术标准、POS机设置方面,该行业在手机支付发展以前,日本基本实现了标准统一、相互兼容的格局,为手机移动支付的发展提供了极好的先天受理环境。这一状况,与目前中国的银联必须联合各家商业银行布设专用POS机网络,才能接受手机“云闪付”相比,具有先天的收款方用户优势。
 
第二,对手机终端控制力强的电信运营商。基于NFC技术的移动支付需要在手机上安装特殊的芯片,这需要有硬件制造商的配合。在日本,由于早期的移动互联网模式i-Mode的大获成功,电信运营商在整个产业链中具有很强的话语权和控制力,硬件制造商基本只能通过运营商的店铺销售手机,手机终端和Sim卡是不可以分离的。因此NTT Docomo很容易布设装有NEC支付芯片的用户网络。Google Wallet和中国移动手机NFC支付的受阻,都与美国和中国在相应移动终端的推广困难有很大关系。
 
第三,开方合作的行业环境。移动支付是一个涉及到银行和支付清算机构、通信运营商、硬件制造商等多个产业链条的服务,相关环节厂商的协调合作非常重要。NTT Docomo在早期推广移动支付时,并不发行自有品牌的电子货币,而是与已有电子货币发行机构合作,向对方提供从卡介质向手机介质支付转移的通道,同时也与银行、银行卡组织和大型零售商业机构合作,以开放兼容的姿态构建了顺畅的产业链。这与中国的公交系统、电信运营商以及银联总想借助在本行业的垄断控制电子支付控制权的姿态完全不同。
 
第四,组织化程度高的零售行业。日本由于国土面积狭小,人口集中,无论是交通体系,还是零售行业都形成了用户密集、企业连锁化程度高的特征,这也为小额快捷支付提供了很大的需求,为专用POS网络的铺设提供了便利。在中国,我们发现新型的支付工具总是在肯德基、麦当劳和星巴克这样的多店铺连锁机构最早采用,也说明了商业零售形态对支付行业创新的影响。



推荐 0